第1361章 我已经等她很久了

罗伊伯爵一僵,然后迅速道,“没有,我书房里没人…”
这话还没有说完,陆婳已经伸手,直接推开了书房门。
“王妃,你!”罗伊伯爵当即跑了过来。
陆婳站在门口向书房里看去,里面空空如也,没有人。
什么人都没有。
罗伊伯爵额头的冷汗都下来了,他不悦的看着陆婳,“王妃,你真是好大的派头,不但在我伯爵府横冲直撞,还敢擅自打开我的书房,请问还有什么是你第一王妃不敢做的事情?”
陆婳侧身,看向罗伊伯爵,“在此之前,我的确有不敢做的事情。”
“哦?是什么事情?”罗伊伯爵十分的感兴趣。
陆婳抬手,用力的给了罗伊伯爵一耳光。
啪。
被扇耳光的罗伊伯爵直接懵了,“王妃,你竟敢打我!”
陆婳勾起红唇,似笑非笑,“本来我想进书房跟伯爵谈一谈的,但是既然伯爵不要脸,那就不要怪我打你脸了,把自己的裤腰带系紧,下一次再敢强迫女人,我不介意帮你净身。芸儿,我们走。”
陆婳带着芸儿浩浩荡荡的离开了,简直是来去如风。
罗伊伯爵真是气炸了,黄毛小丫头,现在竟然这等猖狂了。
但是他又想到了什么,他迅速走进了书房,还将书房门给关上了。
……
陆婳带着芸儿回去了,“芸儿,罗伊伯爵有没有伤害你?”
芸儿摇头,“没有,多谢王妃。”
“芸儿,你明知道那个罗伊伯爵是一个好色鬼,他本来就对你不怀好意,那夫人让你来伯爵府你就来了?”
“王妃,我不想来的,但是夫人说罗伊伯爵现在势力庞大,如果我惹他不高兴,他就会给王妃找麻烦…”
芸儿是跟着陆婳陪嫁过来的,这五年她亲眼看着陆婳有多辛苦,罗森王子早死了,陆婳内要威慑心怀鬼胎的伯爵们,外要在民众里树立自己的威望,还有小心机不断的青昭夫人和抚育小王子的事情压着,如履薄冰,不能犯一丁点的错,她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芸儿太心疼自家公主了,所以她才去了罗伊伯爵府。
陆婳握住了芸儿的手,“以后不需要这样,我不需要这些牺牲。”
芸儿心里暖极了,这就是她死心塌地跟着陆婳的原因。
“芸儿,你在罗伊伯爵府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陆婳突然问。
“王妃,你的意思是?”芸儿想了一下,“我并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罗伊伯爵一直缠着我,王妃不是推开了那扇书房门吗,里面没有人。”
陆婳若有所思,“里面是没人,但是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里有刚刚扣进去的烟蒂。”
芸儿一惊,没想到陆婳的观察力如此敏锐。
烟灰缸里扣着烟蒂,那烟蒂还在冒着烟,明显里面有人。
不过陆婳推开门的时候,那个人就消失了。
那个人是谁?
“王妃,你觉得那个人是谁?”芸儿问。
陆婳拧了一下秀眉,她暂时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是她有一种直觉,那个人很危险。
“这几年罗伊伯爵的发展太迅猛了,很反常,其实我认识的罗伊伯爵还真没有这么大的能力,除非…他背后有一位大boss。”
大boss?
芸儿面色有点凝重,能操控王室伯爵将之当成傀儡的人,并且在短短几年里就开辟了半边财阀江土的人,这得有多神秘且危险?
“王妃,我觉得罗伊伯爵最近很有向王室还有您挑衅的意味,那背后这位大boss肯定来者不善,刚才您看到的烟蒂有什么特点,我让人去查。”
陆婳回忆了一下,“那个烟蒂很特别,上面有一个S的标志,很像是上流人士私人定制的烟草。”
“好的,我让人去查,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
罗伊伯爵府。
罗伊伯爵进了书房,刚刚空空如也的办公椅上已经多了一个人,那个人用椅背对着他,修长的指尖正燃着一根香烟,香烟上有一个S的标志。
“老板。”罗伊伯爵敬畏道。
那个人抽了一口烟,然后仰头缓缓吐出,“她走了?”
“是的老板,王妃离开了。”说着罗伊伯爵摸了摸自己红肿的右脸,“没想到王妃年纪不大,出手这么野。”
那个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烟雾缭绕后的一双凤眸缓缓眯了起来,露出一点笑意,“她一直这么野,很喜欢打人耳光的。”
罗伊伯爵有点奇怪,他的这位大boss说这话怎么好像他也被陆婳这位第一王妃给打过。
“老板,你千万不要小瞧了这位第一王妃,她虽然年纪小,但聪慧又敏锐,处事从容不惊,相当有手腕,加上她娘家的扶持,这五年她风采摄人,民众对她极其爱戴,刚才她推开书房门,我都觉得这位第一王妃好像已经察觉到什么了,她会不会很快就找过来了?”
那个人静静的听着,指尖的香烟还在燃烧,将他衬出几分深沉和幽然,五年都过去了,但是他的记忆没有丝毫褪色,是啊,五年前他就小瞧了这位第一王妃,差点就死在了她的手上。
这五年她倒过得好,嫁给了罗森,生下了小王子。
这位罗森也不知道是不是五年前中了他一刀,一直重伤未愈。
“她来吧,我还就怕她不来,我已经…等她很久了。”
……
王室。
芸儿将查到的消息汇报给了陆婳,“王妃,已经查到了那根烟,烟的确是私人订制的,来自于一位姓林的先生。”
“林先生?”陆婳放下了手里的文件,“查到他的地址了吗?”
“查到了。”
陆婳起身,“那就去会一会这位林先生吧。”
陆婳还没有弄清楚这个人的身份,所以她是便衣出行的,到了别墅门口,她按响了门铃。
很快,一个女佣就打开了大门,她上下看了陆婳一眼,“你就是先生点的女人?”
先生点的女人?
“什么意思?”陆婳一时没明白。
女佣瞧不上陆婳,鄙视的笑了笑,“就是那种…陪睡的女人啊。”
陆婳,“…我不是…”
“哎呀别啰嗦了,快点进来!”女佣一把将陆婳拽了进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