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6章 反对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biquge775.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乔梁闻言点了点头,在他认识的领导里,他发现张海涛是心态最好的一个,从秘書長的位置被调到闲职上去,张海涛心里可能有些失落,但明显也看得很开。

    “小乔,坐吧,你今晚来市里干嘛了?”冯运明请乔梁坐下,问道。

    “我在报社工作时候的老板李有为書記喊我来喝酒,我就赶紧屁颠屁颠跑来了。”乔梁笑了笑,又道,“这不,刚从老板那边喝酒出来,我又有点想冯部長您了,所以给您打个电话。”

    “小乔,你啥时候也学会花言巧语了?我可不吃你这一套。”冯运明笑着指了指乔梁,“我看你是有事才会想起我。”

    “冯部長,您都这样说了,那我也只能老实承认,这么晚找您,确实是有点事。”乔梁嘿嘿一笑。

    “听听,被我说中了吧?老张,看到了没有,这小子有事才上门,没事可就不鸟人了。”冯运明笑道。

    “冯部長,您这么说可就真的冤枉我了。”乔梁叫屈道,脸上却是挂满笑容,冯运明越是跟他开玩笑,越说明没把他当外人,两人现在的关系,其实也无需用言语去过多解释。

    玩笑归玩笑,冯运明随即主动问道,“小乔,什么事?”

    “冯部長,是这样的,我们县里的常务副县長章宏华因为身体原因,可能无法再胜任目前的工作,他主动向县里提出想退居二线,回头他也会向市里打报告说明这事,我琢磨着他这个岗位离不开人,所以打算向市里推荐一名干部来接任这个常务副县長的位置。”乔梁说道。

    “章宏华想辞职?”冯运明皱了皱眉头,他对章宏华有点印象,对方之前在松北县担任委办主任,后来苗培龙向市里推荐,章宏华最终调任常务副县長一职,这才没过去多久,章宏华竟然不干了,所谓的身体原因,冯运明还真不信。

    “章副县長这几天都在住院,确实是生病了。”乔梁笑呵呵道。

    “这病的还真是时候,苗培龙刚出事,他就病倒了。”冯运明笑了起来,“咱们体制里的一些干部,现在有一项神奇的本领,说生病就能立刻生病,说病好就能立刻痊愈,说抑郁就能立马抑郁,这本领真的是厉害得很。”

    “老冯,你这话总结得精辟。”张海涛朝冯运明竖起了大拇指。

    “说实话,我也挺想学这个本领的。”冯运明哈哈一笑,“算了,不开玩笑了,小乔,说说你想推荐的干部。”

    “冯部長,我向推荐副县長赵杰出来担任常务副县長一职。”乔梁说道。

    “赵杰出……”冯运明念叨着这个名字,他对赵杰出显然不熟悉,毕竟整个江州市这么多县区,副处级干部实在是太多了,冯运明不可能一一记住,但既然是乔梁推荐的,冯运明也不会不支持,点头道,“行,等那个章宏华打报告上来,我这边给你办一下。”

    “好,冯部長,那可就太谢谢您了。”乔梁高兴道,“废话不多说,我敬冯部長您一杯。”

    “咋的,你还跟我客气起来了?”冯运明笑道。

    “得,那我就不跟冯部長您客气,不然您又得批评我。”乔梁笑道。

    “小乔,你这事恐怕没那么容易办。”张海涛突然道。

    乔梁听得一愣,疑惑地看着张海涛,“张主任,为什么?”

    “因为骆書記那边可能不会通过。”张海涛道。

    听到是这个原因,乔梁眉头紧拧,骆飞那边的态度确实是不好预测,但张海涛这么说,似乎又有别的因素在里面。

    “老张,你这么说的依据是什么?”冯运明问道。

    “很简单,因为唐晓菲现在也是松北副县長,还是县班子的成员,如果松北的常务副县長空出来,按你们县里边的情况来说,唐晓菲是最有资格接任这个位置的,你觉得骆書記会不支持自己的外甥女?”张海涛笑道。

    冯运明听了恍然大悟,他还真忘了唐晓菲来着,还别说,张海涛说的这个可能性是大大存在的,毕竟骆飞没理由不提拔自己的外甥女。

    “其他副处级干部的任命,也许骆書記没多大的兴趣干预,但你们松北这个常务副县長的空缺,骆書記八成是会插手的。”张海涛看着乔梁道。

    乔梁一听,登时有些无语,千算万算,他唯独算漏了唐晓菲,毕竟唐晓菲才调来松北没多久,而且对方的资历太浅,乔梁压根没想过唐晓菲,但架不住她有骆飞这个舅舅,只要骆飞干预,别人还真竞争不过唐晓菲,连他的盘算都得落空。

    “唐晓菲才从市水利局的科長提拔担任副县長没多久,我觉得她真不适合担任常务副县長这一职位。”乔梁无奈道。

    “你觉得没用,要骆書記觉得才有用。”张海涛笑了笑,“咱们都不是一把手,说了都不算数。”

    “老张说的没错,这事骆書記大概率会干预,不过事在人为嘛,我这边先把人选定了,看骆書記会不会说啥。”冯运明道。

    乔梁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他已经尽力了,如果最后骆飞干预,那他也没辙了。

    “来吧,喝酒,别光谈事儿。”冯运明主动招呼着乔梁。

    乔梁端起酒杯跟冯运明和张海涛一起喝了一杯,旋即又道,“今晚难得张主任在,我也得敬张主任一杯。”

    “小乔,有心了。”张海涛笑着点头。

    两人喝了一杯,乔梁陡然想起蔡铭海的事,不由问冯运明,“冯部長,我们松北县局局長蔡铭海提副县長一事,是不是也该有着落了?蔡局長现在黨校也去学习完了,再加上按惯例县局局長都要兼任zf副职,蔡局長的事要是还没着落,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放心吧,这事我给你记着呢,骆書記那边已经通过,我们组织部这边很快就会发文的。”冯运明笑道。

    乔梁听了,心里一下踏实起来,这次骆飞总算是没再反对,不过之前这事都是苗培龙和吴江他们在从中作梗,现在吴江和苗培龙先后完蛋,骆飞显然也懒得再横生枝节。

    三人又喝了一个多小时,看时间已经挺晚,这才结束了酒局。

    乔梁离开饭店,直接回自己租住的公寓宿舍,今晚他既不打算找丁晓云,也不打算找邵冰雨,最近他太累了,身心俱疲,没有兴趣想那些风花雪月,只想好好静下心来睡一觉。

    回到宿舍,乔梁洗漱了一下,躺到床上,看着窗外的夜色,突然有些睡不着。

    乔梁翻身摸出张琳的日记,打开床头灯,随意翻开一页,看起来。

    这一页的题目是《人生随想》,乔梁饶有兴趣看下去:

    人生,来如风雨,往如微尘;不是岁月,而是永恒。人生的价值,即以其人对于当代所做的工作为尺度。人生最大的福气就是没有遇到灾祸,而人生最大的灾祸就是强求福气。人生最大的贵人,永远是自己。人生在世,应该这样,在芬芳别人的同时美丽自己。人生的所谓不顺心那都是成長的一个过程。人生应该如蜡烛一样,从顶燃到底,一直都是光明的。人生最痛一件事,不是得不到幸福,而是它向你走来,你却一脚把它踢开!人生最大的失败,就是放弃。

    人生为棋,我愿为卒,行动虽慢,可谁曾见我后退一步。人生就像一座山,重要的不是它的高低,而在于灵秀;人生就像一场雨,重要的不是它的大小,而在于及时。人生就像一杯白开水,平平淡淡的;但又像一杯加了糖的白开水,甜甜的;也像一杯加了盐的白开水,咸咸的。人生是一场电影,痛苦是一个开端,挣扎是一种过程,死亡是一种结局。人生有许多时刻,表面上输了,其实是真正的赢家。人生没有如果,只有后果和结果。人生来如风雨,往如微尘。

    人生只有走出来的美丽,没有等出来的辉煌。人生伟业的建立,不在能知,乃在能行。生吧,就像一面镜子,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人生,不是岁月,而是永恒;人生的许多大困难,只要活着,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时间和智慧而已。人生是需要等候的,等候一阵风的拂过,等候一朵花的盛开,等候梦中伊人的来到,等候生命爆发的强音。心灵是需要在等候中坚守的,坚守无风的日月,坚守落花的寂静,坚守情感的空白。

    人生是可以走直线的,这条“直线”在自己心中。但我们的妥协、分心和屈从让我们往往偏离了原来的轨道,浪费了很多时间。人生在世无非是让别人笑笑,偶尔笑笑别人。人生最精彩的不是实现梦想的瞬间,而是坚持梦想的过程。人生有两大悲剧:一个是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另一个是得到了不想要的东西。人生的冷暖取决于心灵的温度。人生就像赛跑,不在乎你是否第一个到达终点,而在乎你有没有跑完全程。

    看完张琳的人生随想,乔梁沉思了许久……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quge775.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