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盛宴

两日后,八月八
星落身着一袭深红色抹胸曳地长裙出现在仙宫南天门,看着仙气缥缈的仙宫,嘴角勾起讽笑。
“落落……”
离尤满是不赞同的看着孤身前来的星落,“你不该一个人来的!”
星落闻言目光移向离尤,转而又看向远方,不去理睬离尤,抬步向前走去。
却被离尤拦住了脚步。
“滚开!”星落皱着眉看着自己身前横出的手臂,眉头微蹙。
“你明知他们对你不安好心,又为何……”
“离尤上神,你知道什么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么?”星落疏远的话语让离尤僵直的手慢慢向下滑去,星落冷冷的扫了一眼离尤,继而向前。
“落落,我定不会让他们伤你!”离尤坚定的语气让星落不禁冷笑,整个仙宫伤我至深的人就是你!还说什么定不会让人伤我,真是可笑至极!
星落的背影在离尤热切的目光中愈发挺直,满身傲气!
星落在大殿上已经足足等了两个时辰,桃花酿也足足灌了半坛,这蟠桃盛宴才将将开始。
天帝居在上位,朝下方的人族和鬼族之主使了个眼色,鬼族之主会意,对着星落说道:“听闻魔主曾是仙宫战神遗孤,不知是真是假?”
星落闻言挑了挑眉,醉眼朦胧的眸子微撇,看向说话的鬼主,心中有了计较:“自是真的。”
鬼主听到回答阴森的眸中闪过一丝得意:“这么说来,魔族奉你为主,便是要归附仙宫了?”
星落白了一眼鬼主,语气满是讽刺:“鬼主还真是会说笑,星落如今是魔族之主,自是魔族之人,以前种种皆是过往,又何必谈论?”
鬼主被星落的神情惹得心生恼怒,便出言挖苦道:“你这意思是连父母都不认了?”
星落似笑非笑的扫视着大殿上众人的神情,看到面露紧张的离尤,眼中划过一丝了然。
她慢慢站起身,看着不明所以的众人,凉凉的扔下一句:“怎么,离尤上神未与你们说过么,本主生而神胎,若真论起辈分,你们都得恭恭敬敬的唤我一声主神!”
便不再看众人惊愕的神色,转身出了大殿。
星落手中提着一壶桃花酿,慢慢悠悠的竟是逛到了天池。
星落挥手破开了天池的结界,飞身落在中心的平台上,仔细打量着这个曾让自己备受苦楚,深感绝望的地方。
“星落,当初天池水的滋味好受么?”
星落不用回头便知道身后是何人,她倚在支天柱上,看着雾气腾升的天池,神色莫名。
良久,才轻声问道:“云清,我对你百般忍耐,可你为什么就是不知悔改,非要挑衅我呢?”
“悔改?”云清闻言嗤笑:“我无错,为何要悔改!”
“好一个无错!”星落大笑转身,直视着云清,“你脸上这疤可还真是漂亮!你放心,今日我定不会再心软放过你!”
眼中的森森寒意让云清不禁有些胆怯,可想到自己脸上日渐溃烂,不见好转的伤疤,想到自己的目的,她便攥紧了拳头,忍住了向后退的脚步。
“那就试试看究竟是谁不放过谁!”云清手中幻化出白绸,扫向星落。
星落见此,腾空而起,躲开云清的攻击,继而甩出九节鞭狠狠抽向云清。
二人毫不留手,大有一股你死我活的架势!
就在这时,云清另一只手突然洒出些许粉末,星落见此猛地向后一退,打出一阵掌风,将粉尘尽数吹回云清身上,自己却一脚踏空,掉入弑仙台!掉进去的那一刻,她耳边回荡的是云清痛苦的哀嚎,以及离尤急切的呼喊。
云清看到星落掉下弑仙台,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星落,这阵法可是专门给你设的,用过即散,我看你这回怎么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