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对峙,剔魔

“我们非得走到这一步吗?”
星落看着离尤,眼间满是漠然,她已不再奢望他的感情,可如今他就一定要让自己受那剔魔之罪,变成一个废人吗?!
离尤坚定的眼神让星落心惊,早就麻木的心竟是又痛了起来!
“离尤,我不会束手就擒!”
星落掌心汇聚魔力,率先出手攻向离尤,一时之间,竟是难分高下!
可离尤毕竟比星落多活了几万年,不过一刻功夫,星落便被离尤打落在地,押去了天池。
一路上,星落一语不发,直到被绑到天池中的支天柱上,她才堪堪开口:“离尤,云清于你既是如此重要,你为何不娶她为妻,还把我放在身边,做了她千年的替身?”
离尤不发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星落,落落,此次之后,我一定会带你回到云离宫,不叫任何人伤你!
只是那时,你的眼中怕不会再有我了吧!
不过没关系,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就好!
离尤抬手封了星落的声音,他不想听到星落质问的话语以及剔魔时的哀嚎,因为他怕自己会忍不住上前,届时他所做的一切,星落受的苦都将功亏一篑!
离尤顶着星落一片冷寂的目光,转身出了天池的结界。
星落看着脚下慢慢上浮的天池水,心中悲凉。
仅是一瞬,天池水就已没过脚底,水位不断上升,随之而来的,是钻心的痛痒!
转瞬间天池水已然没到星落的头顶,她再也憋不住那口气,张开了嘴,任由池水灌进口中,深入胃里,灼蚀着魔气,那剥皮抽筋的疼痛使得星落紧紧扣着支天柱,不一会就指甲断裂,血肉模糊。
她想要哀嚎,可却被封住了声音,只能无声的挣扎。
离尤站在结界外,看着星落慢慢被淹没在池水中,眼底闪过一丝心疼,却不敢有丝毫动作,直到看到透明的天池水中星落周身再无丝毫魔气溢出,才叫人收回池水,打开结界。
星落在池中心的平台上抽搐,鲜血染红了整个平台
她已经可以发出声音,可此时她也再没有力气发出声音了。
离尤飞上平台,将星落抱在怀中,捏诀要朝云离宫飞去。
就在这时,云清出现在天池外,看着犹如落汤鸡一般的星落,眼中闪过一抹快意,对着离尤说道:“阿尤,天君召你前去凌霄殿议事。”
离尤将怀中的星落缓缓放到地上,飞出天池,看着面前的云清,一句话还未出口,异变突生!
只见刚刚无力地星落竟硬撑着来到天池的另一边,弑仙台!
星落晃晃悠悠的坐起身子,看着远方面色惊愕的离尤,心中凄然。
“离尤,这三千多年不过是我自己自作多情,落得今日下场也不过是我自作自受,我做下的孽由我自己承担,今日我从这跳下去,我与你也再无半分关系!”
“落落,你不要做傻事!”
星落对离尤的话置若罔闻,只是呆呆的看着弑仙台下,惨然一笑。
她回首看着离尤,满目恨意。
“我要你所得非所愿,所求皆不得!只要你活着,便一直沉浸在无边的痛苦与寂寥之中,无人相伴!”
说罢,便在离尤惊恐的目光中,跳下了弑仙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