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诡计

离尤的话让星落沉默一路,直到离尤将她带进云离宫。
星落看着这里与三百年前一般无二的一草一木,亭台轩榭,不觉有些恍惚。
这里给她的感觉就好像她从未离开,一如三百年前一般,为了见离尤,不顾身份和仙宫流言的赖在这里!
只可惜物是人非!她与离尤再也回不去!
离尤看着星落眼中一闪而过的怀念以及布满眼底的决绝,心中一痛,他明白,星落怕是真的对他失望了。
可那又怎样!哪怕星落恨极了他,谁都可以化魔,她也绝不能!
“从今日起,你便留在云离宫,从前你不是最喜欢这里么?”
离尤压住自己躁动的心绪,放缓了语气温声对星落说道。
“离尤上神,星落这等堕魔还是比较适合待在天罚司这等阴暗地界儿,若是呆在这云离宫,污了仙宫清明,小魔可就是罪加一等了!”
离尤被星落自甘卑贱的话弄得怒火愤起,挥袖将星落推进一间院子,指尖法诀轻捏,设下阵法。
“在你想清楚自己的身份之前,就好好待在这里!”
星落站在院中,心中悲戚,她与离尤一直是这样,一门之隔,只可惜她是出不去,而他是不肯进!
星落思至此,再也压不住自己上千年来所受到的委屈,对着离尤大喊:“身份!我什么身份?不过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罢了!,爱上你,平白做了上千年的笑话,现如今,我弃仙成魔,怕是要被你关在这云离宫里,永生永世都出不去了吧!”
“离尤,我只不过是爱错了人,缠了你上千年,你觉得我烦,可我经受的这些还不够来偿还你么?”
离尤离去的脚步顿了一下,便又抬步走出了云离宫。
星落看着离尤毫不在意,挥袖离去的身影,缓缓蹲下,双臂环绕着自己,任眼泪无声流淌。
云离宫外,离尤紧握拳头,眼底的神色又坚定了一分。
“落落,别怪我!”
一连几日,除了送吃食的仙俾,星落再未见到任何人,直到……
“星落,百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星落闻声睁开眼,看着身着淡粉色百花曳地裙的华服女子,嘴角勾一抹浅笑。
“我当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敢来云离宫探望我这个堕魔,原来是云,清,仙,子啊!”
云清看着席地而躺的星落,眼中是毫不遮掩的恶毒。
“真是没想到你的命竟是如此之大,从九天掉下去也未身陨,倒是我小瞧你了!”
星落坐起身,抬头看着云清身后的桃树,将云清忽视的彻底。
云清见星落堕魔之后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姿态,心中愤然。
“你就不好奇阿尤为何将你关在这里,不管不问吗?”
云清的话让星落收回神游的思绪,讽刺看向云清:“你不就是来告诉我的吗?”
云清闻言俯身贴近她,嘴角勾起一丝得意地笑:“可我见你如此模样,心情甚好,偏生又不想告诉你了!”
星落闻言瞳孔一缩,倏地伸出手捏住云清的咽喉,手指微微用力,厉声道:“云清,你最好不要试探我的底线!如今我杀你可是天经地义,别忘了,我是魔!”
“星落,住手!”
伴随着这一声怒喊的是喷薄而来的仙力,星落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