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 还是不要强求了


可能是刚才一阵慌乱,碰到了哪个按钮,手机的通话已经断开,所以对方自然也就听不到张秀文的声音。
那些毒贩一个个冲向萧峥,其中有两个的手中还拿着匕首,胡乱地朝萧峥冲来。这些人都嗑了药,整个精神状态很兴奋,但真要打架,却有点糊里糊涂,准头不够!萧峥侧身避过刀锋,双手擒拿对方手腕,反关节用力一扭,只听咔嚓一声,那个人的手腕就被拧断了。萧峥顺势夺过匕首,掂在手中,注视着旁边那些对他虎视眈眈的毒贩。
刚才萧峥动作迅速,用劲到位,毫不留情。跟这些毒贩较量,生死关头,绝对不能留情,这一点萧峥非常清楚,刚刚短短十几秒钟的时间,萧峥已经击倒了4名毒贩,对方剩下了10人。
这个时候,萧峥忽然发现有人到腰间拔东西,他毫不迟疑,手中的匕首飞出,将那个人的手掌,钉在腰间,“啊”地一声,那个毒贩喊叫起来,手中的军用“勃朗宁”掉了下来,萧峥一个翻滚,在“勃朗宁”落地之前,乘势接住,随后一脚,将旁边一个毒贩,踹飞了出去。有战斗力的毒贩,又少了一个!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冲着萧峥喊道:“你再打呀!你若是敢再动一动,我就割断她的喉咙!”萧峥循着声音看去,只见那个头顶剃出两条沟、肌肉将短袖口撑饱的毒贩,一手抓住了张秀文的秀发,另一只手中抓着的匕首,正抵在张秀文的喉部,只要往旁边一拉,张秀文的喉管就会被割裂。
这个毒贩白忠木,应该是这里所有毒贩中最狡猾的一个了,所以能当头。就在刚才萧峥和毒贩拼斗的时候,这个白忠木趁张秀文关心萧峥,没有注意到他,就绕到了她的身后,将她制住!萧峥看到张秀文身陷危险,只能停了下来,但是他用手枪对准白忠木,喊道:“白忠木,我劝你放开张书记,单单是贩毒,还不至于判你死刑!可你要真敢伤害国家公职人员,你就等着枪毙吧!”白忠木呵呵一笑:“别吓唬我了。我们这些人,既然走上了这条路,早就没有回头路了,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人,谁不会死?为了这么年轻漂亮的张书记的命,我必须豁出一条命去,我觉得我也值了!”萧峥已经明白,这些毒贩是说服不了的。目前也只能拖时间,只是自己的护卫,到这会儿还没有到。然而,就在此时,他发现平房里微微有人影移动。看書溂
刚才,阿格大娘和巴莫大爷已经回到平房里,可是萧峥察觉到的人影,很是矫捷,不会是大娘大爷的身影。原来,萧家的护卫应该是在他和毒贩打斗的混乱中已经到了!
白忠木背对着平房,因而注意不到屋子里人影的晃动。其他毒贩,磕了药的眼神有点不好使!
白忠木冲着萧峥喊道:“你把枪放下,否则我割开她的喉管!”萧峥手中有“勃朗宁”,要是他开枪,很可能可以击中白忠木。旁边的毒贩不是匕首,就是西瓜刀,还有三人手中也抓着枪支,对准萧峥。所以,只要萧峥一放下手枪,白忠木没有了性命之忧,那些人就会动手、甚至开枪!
但是萧峥不能不管张秀文,这位华清的研究生回到这深山之中,帮助这多民族混居的村子脱贫奔向好日子!这样的年轻人太少了,简直就如国宝一样珍贵,怎么可以让这样的女孩受到无谓的伤害!萧峥凝眸,冲白忠木喊道:“我可以放下手枪。但是,你必须放开张书记!”
“没问题。”白忠木笑着道,“那你先放下手枪吧!”
“不要放下!”张秀文因为恐惧和担忧,脸蛋涨得通红,她冲萧峥喊道,“不要相信他们,他们是毒贩,言而无信,什么都做得出来!”白忠木将刀口用力在张秀文的脖子里一紧,张秀文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白忠木朝萧峥道:“有句话,叫盗亦有道不是吗?我们虽然是贩毒,也是讲诚信的,否则生意怎么做嘛!你只要放下手枪,别对着我,我肯定放她。但是,你要不放,我就对不起了!我数到三,你再不放下手枪,这位年轻漂亮的张书记,就要去见阎王了!一……二……三!”
那个白忠木真的将匕首越勒越紧,数到“三”的时候,匕首已经作势要割下去。萧峥着急道:“等等!我放下枪。”说着,萧峥就将手枪扔在了泥地上,“现在,你可以放人了!”
“果然还是怜香惜玉啊!”白忠木哈哈笑着,果然松开了匕首。但是他并没有放了张秀文,而是将她往旁边两个毒贩那边一推,两个毒贩立刻抓住了张秀文,有一个还用枪支抵住张秀文的背心,还有一个用刀尖抵住她的腰部。
萧峥眼眸阴冷下来:“说话不算话,是吧?你说的‘盗亦有道’呢?”白忠木哈哈笑起来:“我刚才说的是‘我会放了她’,我已经做到了。但是,我的兄弟放不放,那就是他们的事了!还有,‘盗亦有盗’,那是盗贼!我们可不是‘盗贼’,我们是毒贩!明白了吧?不过,你放心,今天我们不会弄死张秀文。这个女人以前向县公安局报警,扫荡我们村里的点,我们不会这么痛快让她死的,我们每个兄弟都会好好地和她开心一次,爽死她!”
萧峥不去管他说什么,冷冷地道:“那你们就先去死吧!”身为一名干部,萧峥肯定是尊重生命的,可是当某些人以作恶为乐,肆意践踏善良的生命时,他们也就没有活着的理由了,萧峥的血液里,流淌的是萧荣荣遗传的血性,是虎狼家族华京萧家的血,他可以善良,但为了善良也可以锋利。
“到这个时候,你的口气还很大嘛!是个硬骨头啊。怪不得人家花重金,要你的命!”白忠木狞笑着,从萧峥面前的泥地上去捡拾手枪,萧峥用脚去踢他。可是他身后的三名毒贩一起将萧峥往后拉,萧峥这一脚便踢空了,没有踢到人。这个时候,白忠木已经捡起手枪,对准了萧峥的眉心:“不是我要你的命,是有人要买你的命,他们给的价格,比我们在云越边境贩毒一年还高!没办法,你该上路了!不过,你应该高兴,你还挺值钱的。”
白忠木向着萧峥,扣动了扳机。
然而只听到“噗”的一声,从白忠木的眉心,一朵血花绽开,他的扳机扣了一半,又回到了原位。白忠木前后摇晃了下,最终还是朝前扑去。萧峥在他倒下前,一把从他手里抓过手枪。这时候其他毒贩还没有反应过来,萧峥在地上一个翻滚,到了张秀文的身侧,他毫不犹豫,连开两枪,分别击中抓住张秀文的两个毒贩,拉住张秀文的手,冲向了平房之内。
有几个毒贩,举枪对着张秀文和萧峥的身上射击,然而土路旁的小林子里,消音器“噗噗”的声音不断响起,那些毒贩要么还没来得及射击,就已经毙命;要么在射击那一刻,被击中,子弹打飞,并没有击中张秀文和萧峥,反而射中了平房的土墙,不过,那一瞬间,生死依然只是一线之隔。
当萧峥和张秀文奔入屋门的时候,一名护卫从平房里奔出来,两名护卫分别从林子和灌木中奔出来,与毒贩硬刚起来。好一阵“叮叮”“噗噗”之声,外面的世界终于归于平静!
张秀文、阿格大娘、巴莫大爷相互间你看我、我看你,完全说不出话来。说到底,阿格大娘、巴莫大爷只是普通的少数民族山民,张秀文是从贫困家庭中成长起来的干部,他们从未见过如此生死一线的枪战。惊惧之余,只觉一切都如此不真实。可是,在这个国家的边境,在正常人无法望见的领域,生死的争夺,正义和邪恶之战,却是每天都在发生!不知有多少斗士为之洒鲜血、付出宝贵的生命,也不知道多少邪恶的力量被消灭,才得以维持如今世界的平衡!
萧峥对张秀文、阿格大娘、巴莫大爷道:“你们先休息下。我去看看。”坐在萧峥身旁的张秀文,忽然一把拉住了萧峥的手臂,嘱咐道:“你一定要小心!”张秀文都没有称呼他“萧部长”,在张秀文心里,经历了这一场意外,这一番生死的搏斗,萧峥在她心里的地位,无人可以替代,什么称谓都无法表达她对他的敬意和仰慕,所以,只称呼一个简单的“你”。
萧峥点头一笑道:“放心。你帮助照看一下阿格大娘和巴莫大爷。”张秀文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就道:“好的,我知道!”
萧峥又重新走到了屋外,毒贩已经尽数倒下,有的在呻吟着。其中一个护卫问道:“萧书记,那些活着的,留他们性命吗?”萧峥朝他看了一眼,道:“你们是我父亲派来的,就问我父亲吧。”护卫马上道:“是。”萧峥回入了屋子。护卫马上给萧父打电话。
萧荣荣一听竟然有一批毒贩要杀自己的宝贝儿子,怒火差点把自己的头发点燃,他道:“留下一个,就是留下一个祸患!这还用问我吗?”护卫马上道:“是,少爷!”于是,这些人,一个也没留!
护卫又回到了房子里,请示萧峥:“等会,这些人是我们来处理,还是等公安来?我们也可以很快处理,可以让他们无影无踪。”
萧峥道:“通知当地公安!剿灭这些毒贩,可以形成震慑效应!”萧峥不想在暗地里处理这些人,而是要光明正大地让人知道,云贵之地与他们这些毒贩势不两立!护卫又道:“是!”
萧峥转向张秀文道:“张书记,外面的毒贩已经被处理了。现在,麻烦你打个电话给派出所吧,让他们过来。”张秀文很是吃惊:“你的护卫,好像都不是平常人,让派出所介入,没有关系吗?”
萧峥道:“没有关系。正当防卫,怕什么?”张秀文点头道:“好的,我这就打电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