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着魔了似的

姜氏自认为很清醒,知道咫尺身前的是他,也知道自己满眼里都是他。她无法再像以前那样抑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它流露出来,以为这样便可以若无其事地一直和他相处着。
可此刻,无法抑制,她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表情,毫无保留,都宣示着对他的喜欢。
她眼角微红,有些涩然,却是对他笑着。
楼千吟臂弯里揽着她的腰,不由紧了又紧,面上没有任何表示。
可她却忽然鼓起生平所有的勇气,抬起身子,靠近他,呼吸交错间,她歪头便亲在了他的唇角上。
她有些轻颤,大抵这么做,真的可以耗光她的力气。
只是飞快地亲一下,她便又躺了回去。
然后姜氏眼神闪闪烁烁,后知后觉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她有些不受控制,身体竟比思绪快了一步,轻薄了他。
当时楼千吟浑然僵住了,眼里很是错愕。
姜氏立马也彻底清醒,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个大错。
楼千吟回过神来盯着她,眼神有点捉摸不透,低声问她道:“你在干什么?勾引我吗?”
姜氏忐忑地试图往床榻里侧缩去,奈何被他手臂紧箍在方寸之间,逃脱不得,于是不得不急中生智,两眼一闭,醉晕了过去。
楼千吟看着这女人,恨得心痒。
他的目光最终落在她的唇上,那嘴唇不点而朱,温润又好看。
他看了一会儿,终于着魔了似的,一点一点缓缓俯下身去,看得更仔细一些。
近到他的唇沿若有若无地碰到了她的,他方才停下来。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终是侧了侧头轻轻错开她的鼻尖,唇覆在了她的唇上。
在碰到她温软的触感时,他整个人就有些绷住了。继而又失控地尝试着想要更多。
于是他将她禁锢在方寸之间,一直浅浅地亲她的唇瓣。
姜氏战栗得不成样子,终究还是缓缓睁开了眼。她那半掀的眼底,溢出流光,湿湿润润,眼角绯然,无与伦比。
她轻启檀口,颤抖的芬芳的气息一下与他交织在一起。
她手里紧紧捻着他臂弯的衣料,轻声沙哑里,带着一股子酥进人骨子里的娇媚,在唤他:“侯爷……”
两人四目相对,鼻尖相抵,气息都有些起伏。
霎时楼千吟如梦初醒,顷刻撑身起来,转过身去。
他就像是突然着了魔现在又突然清醒过来,才知自己究竟在做什么。
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他阖了阖眼,深吸几口气,尽力平静下去。
姜氏失神地望着头顶床帐,新鲜的空气重新涌来,她若有若无地轻喘着,眼角潮红,唇上的热度久久不散。她整个人亦是热烘烘的,仿佛快糊成了浆团。
平息良久,楼千吟嗓音与平时有点点不同,愈低沉了一些,道:“别横躺着,上去睡。”
姜氏轻轻“嗯”了一声,听来亦是婉转至极。
楼千吟走去案台边一盏盏掐熄了灯。今晚一盏夜灯都没留,随着光线一点点暗淡下去,最后陷入一片昏黑,他全给熄了。
可是当他走回到床边时,一看,姜氏竟还横躺着没动。
屋外廊下的隐隐灯火照进她眼里,衬得她那双眼睛犹还水水亮亮。
楼千吟道:“怎么还不动?”
姜氏声线喃喃地踟蹰着道:“似乎真的有些醉了,我……提不起力气来。”
她也不知道是她爹的酒后劲惊人,还是因为溺在了他的触碰里,骨子里一阵阵泛着绵绵软意,让她找不着边儿。
心里悸得发烫,像从此被烙印上了他的印记。
最后楼千吟提了提她的腰身,将她塞进了被窝里。他随后亦上床来躺下,两人久久无言。
,content_nu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