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打算把自己一起送给我吗?

他手心里的温度灼得烫人。
敖宁回头便看见敖彻缓缓抬起头来,眼神与平时不同,约莫是血气翻涌的缘故,眼眶有些红,直直地看着她,简直像一头刚从沉睡中苏醒过来的狼。
敖宁呼吸一滞,听他哑声道:“不要觉得楼千吟就是个好东西,他耍起阴暗一面的时候,谁都坑。”
敖宁有些慌,道:“你是说楼公子给的药有问题?可上次他不是才救过二哥的命吗……不行,我得找他去!”
敖彻没有应她,这才仔细去看装羹汤的那空碗,在碗底发现零星的药材,还从里面挑出了一节一节混在药材里的东西,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几乎是咬牙道:“果然是鹿鞭汤。”
敖宁还是第一次看见敖彻被人弄得咬牙的样子,怔怔看着他,一时都忘了什么反应。
敖彻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一寸一寸地描摹着她,这个时候感官就会变得极为敏感,嗅到了她身上的女子香气,腹中血气翻腾得更甚。
敖彻一收手臂,就把她卷入了怀中来。
敖宁猝不及防地坐在了他的腿上,他的手握在自己腰上,她后背抵着宽大厚重的书桌,与敖彻如此近距离地面对面。
原本十分严谨的书房里,一下子就多了两分旖旎的气氛。
敖彻道:“一直盯着我看什么,这样不是看得更仔细些。”
敖宁撑着他的胸膛,他缓缓俯下身,靠她越来越近。她呼吸都有些颤抖,那种浑身发软的感觉,好像比以往还要更强烈。
她后背靠在书桌上,喃喃道:“二哥,你真的不要紧吗……要不,我还是去叫人来看看……”
“药不是什么毒药,只不过有些发热罢了。”敖彻的唇轻轻从她嘴角擦过,游离到她的耳边去,惊起她阵阵颤栗,说出的话低沉又磁哑,“敖宁,你不问问清楚这是什么药,就贸贸然地给我送了过来,你是打算把你自己也一起送给我吗?”
敖宁偏着头想躲,“可,可你喝的时候也没问……二哥,很痒……”
“这是补阳药,你知不知道什么是补阳药?”敖彻略抬了头,看着她脸颊绯红如烟霞云彩,眼里流光如银如玉,真是叫人难以抗拒。
不等敖宁再回答,他径直把她压在了书桌上,气息又沉又热烈,直接吻了上去。
敖宁毫无招架之力,一下便在他身下瘫软。那双原本随时都处于防备状态的手,由撑着敖彻的胸膛,变为渐渐抓紧他的衣襟。
他的掠夺性比之前都要凶,恨不能把她整个吞了一般。
敖宁浑浑噩噩,因他灼热滚烫的呼吸,渐渐将自己煨成了水……
她呼吸凌乱不堪,紧紧依偎着敖彻的胸口剧烈起伏,就在她快要无法呼吸的时候,她嘴角才溢出一声如小兽一般的呢喃:“二哥……”
敖彻微微松离了她的唇,幽寂无边的眼里映着她绯红的容颜,她那眼底里的流光氤氲而湿润,明艳不可方物。
敖彻握着她的腰轻松拎起她的身子,便由之前的侧身坐在他腿上变成了分腿而坐。
敖宁彻底与他面对面,整个人往后摊在书桌边缘上,连直起腰的力气都没有。
敖彻缓缓俯下头来再亲她的时候,她有些无措,又不知道该迎还是该拒。
敖彻轻轻吻过她的嘴唇,辗转亲着她的下巴,亲得她嘴唇灔丽、下巴微红。她伸手想来堵住敖彻的唇时,却被他轻巧捉住双手,扣在了桌沿上。
那吻从下巴游离到她的鬓角,发丝香软,又滑倒了她的耳朵上。
敖宁咬着牙,顿时颤栗不已,喉间还是没能忍住,一时便溢出叮咛之声。
敖彻低低道:“原来这里很敏感?”
他的唇从自己的耳朵落在颈项上时,敖宁仰着头,望着书房头顶那干净的房梁,张了张口,除了轻喘,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每一下碰到自己的皮肤,就好像一把烧得又滚又烫的钩子,急于把她的灵魂勾出来。
敖宁下意识曲着手指反握住敖彻的手,仿佛这已是她唯一可以抓住爬上岸的救命稻草。
她的声音又娇又软,快要哭了:“二哥,别……”
“那你现在知道补阳药为何物了吗?”敖彻又将她瘫软的身子往自己腰间一提,让她坐得离自己更近一些。
这一回,敖宁隔着衣料终于不可避免地碰到了他身上最具有占有欲和侵略性的部位。
敖宁顿时如梦初醒,身子急急往后退,嫣然的脸上有丝丝发白,露出害怕之色。
她哽了哽喉,湿润的眼角若有若无地挂着泪,道:“我知道了,知道了……再也不敢了,往后再也不乱听别人的了……二哥你放了我……”
敖彻闭了闭眼,硬是生生把那股冲动忍下,抱着敖宁从座椅上起身,道:“自己还能走么?”
敖宁倚在他怀里,细声道:“我歇一会儿就好了。”
若是遇到其他事,她不至于这般,可就是面对敖彻的时候,会娇媚得想让人揉进骨子里疼爱。
敖彻抱着她出了书房,敖宁以为他会这样抱着自己回宴春苑去,难免有不妥,可他转脚却抱了自己进他的卧房。
卧房里没有点灯,他轻车熟路地把敖宁放在了他的床上。
敖宁当即要挣扎着起来,可是她却被敖彻笼罩下来的气息丝丝绕绕地缠着,除了不住的喘息,竟瘫软得无法动弹。
这是他的房间,是他躺的床榻,感官里所充斥着的,全都是他。
敖彻与她耳鬓厮磨地问:“你是怕我,还是怕男女之事?”
敖宁心慌意乱地偏头躲开他,抿唇轻轻道:“我不怕你。”
敖彻缓缓压了下来,敖宁刚要动手推他,便被他捉住手腕放在枕头两侧。她扭身微微挣扎,敖彻警告道:“你再乱动,我不一定还能忍得住。”
敖宁当即不敢再乱动。随着他的靠近,呼吸越发急促了些。
当敖彻辗转反侧地亲吻着敖宁的耳根和脖子时,敖宁难以承受,在他身下簌簌颤抖,口中溢出呢喃娇泣,极为动人。
,content_nu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