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安知锦和二哥和相配

比武大会四年一次,是威远侯为显敖家军实力而办的盛会,除了威远侯手下的将士可以参与,其他诸侯也会带人来一同参会切磋。
举办比武大会,既彰显敖家军非凡实力,叫人不敢进犯,又可联络诸位诸侯,互通有无,维稳天下。
敖放比敖彻大几岁,往届比武大会都是威远侯交给敖放操持,但今次敖放被打了一百军棍,估计还没好利索。
操办比武大会的任务便落到了敖彻头上。
敖宁记得前世她便是与敖放合谋,给敖彻下了药,叫他在擂台上动弹不得,才变成了废人。
虽然这一世敖放没法再蹦跶,她也不会再与敖放合谋,但只怕楚氏一家不会轻易放过这样的机会。
敖宁有心提醒,连着几日在门口堵他,都不见他的人影。
终于有一日在大门口堵到了从外面归来的敖彻。
远远的她便看见敖彻骑马归来,敖宁正要迎上去,便见敖彻身后还跟着一驾马车,圆顶小车围着一圈锦布,是官家小姐才会坐的马车。
敖彻下了马,便走到马车边上,伸着手臂等着,便有一只玉手从帘布内伸了出来,搭在了敖彻手臂上!
一粉裙女子从车里下来,落地的时候脚还崴了一下,直栽进了敖彻怀里。
敖彻也没有躲开,而且还伸手扶住了她。
敖宁停在门内,默然看着他们。
她明明记得,敖彻从不允许任何女人靠近他的。
“这位便是安北侯的女儿?长得可真美啊,听说还文武双全,跟咱们三小姐比也不差什么了,这位小姐跟二少爷站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听说这次来,便是来给这位小姐议亲的……”
门口的小厮窃窃私语,一字不落的被敖宁听了进去。
敖宁眼看着他们搂搂抱抱的走进来,走到面前,敖宁笑了一下。
“二哥,这位是?”
“安北侯的女儿,安知锦。”敖彻介绍着,手还依然扶着安知锦。
安知锦温婉大方,亲亲热热的上前握住敖宁的手:“这位便是敖三小姐吧,早就听闻三小姐貌美,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敖宁真诚的笑着:“安小姐过奖了,你也是国色天香,容貌不俗,这世上,便只有我二哥这样的男子能配得上你了。”
安知锦的脸立刻便红了,敖宁见她这娇羞的模样,心里更不好受。
见敖宁说这话,敖彻的脸色沉了沉:“三妹带她在府中四处逛逛,我还有军务要忙。”
“二哥快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安小姐的。”
敖彻一走,安知锦便大大方方挽着敖宁,两个小姐妹在府中转悠开。
一日观察下来,敖宁觉得安知锦是个很好的女子,性格爽朗,做事磊落,没什么心机,不像敖月那般处处算计,小家子气。
安知锦与敖彻的确是有些般配的。
安知锦也很投敖宁的脾气,没几日两人就熟的像是亲姐妹一般,时不时还互相打趣。
两人一起堆雪人时,听闻敖宁曾经在山上遭遇过土匪,安知锦还嘲笑她:“若是换了我,不等敖公子出手,我自己便能叫那几个匪徒跪下叫娘。”
“我那是有风寒在身,施展不开,才会落了下风。”
前世她带兵打仗数载,武功虽算不上多强,但也不是一般等闲之辈能比的,若不是赶上身子骨弱,怎么会叫那几个土匪围住。
“是吗,那你现在身子骨怎么样了,比武大会我是要上场的,你要不要在擂台上与我比试比试?”
敖宁把团好的雪球丢过去:“我的武功深不可测,岂是你这般寻常人能见识的?”
“哎呦,你敢打我!你站住,有本事别跑啊!”
敖彻来时,只见两个雪人在雪地里滚,把这俩雪人拎起来抖抖,一看,竟然是安知锦和敖宁。
敖宁笑嘻嘻的抱着他的胳膊:“二哥,你来啦!”
“带安小姐下去暖暖身子。”
赶紧有丫鬟过来把安知锦接走了。
扶渠也上前来把敖宁接到房中换身干衣裳,给她抱了个汤婆子暖着。
敖宁抱着汤婆子从卧房出来,见敖彻还在屋里等他,便也坐过去端起一杯茶,学着他的样子老神在在的品。
“我觉得安小姐很好。”
敖彻淡淡嗯了一声。
“她家世好,性情好,文武双全,还喜欢你。”
敖彻又嗯了一声,只是这一声里染了些许不悦。
“二哥,你喜欢安小姐吗?”
,content_nu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