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不是我失去左敬,是左敬失去我

汤冰冰却狠狠的一把推开他:“够了!”
再听下去,她会疯,会沉沦,会睡不着觉,会日日夜夜都想着他的!
她要理智!
左敬是在演戏,但她不能入戏!
“左敬,我成全你汤冰冰望着他的眼睛,在黑暗中如此的清亮,“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我尽我所能的给你。只是,我们也达成一致了。从今以后,你我……”
“再无瓜葛”这四个字,她还是说不出口。
爱一个人,哪怕是远远的看着他,其实心里都是满足的。
可汤冰冰不给自己这个机会。
要断,就断的干净彻底!
不要藕断丝连,不要犹豫不决,优柔寡断!
“你我,”汤冰冰一字一句,“老死不相往来!”
说完,她看也不看左敬一眼,推开车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不要回头!
就像她的人生,也不可能再重来一次!
汤冰冰后背挺直,背影都透着一股骄傲和自尊,可实际上她的内心里,千疮百孔。
她将会用无数的时间,来一点一点的修复心里的伤痕。
左敬看着她,直到她的身影彻底的消失为止。
他忽然笑了笑。
他这一辈子,有两个女人深爱着他。
一个爱他爱到发狂,干尽坏事只为挽留他。
一个,爱他却又恨他,理智又清醒,被他亲手逼走。
可惜这两个女人,他谁也不爱。
他爱温尔晚。
汤冰冰说,他最爱的是他自己……呵,怎么会呢,他最爱的是谁,他心里很清楚。
“就这样吧左敬自言自语,“一个汤冰冰而已,失去了就失去了,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她同意撤诉,让事情平息……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他对汤冰冰做的每一件事,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他的目的!
他的心里,只有利益。
除去利益,只有温尔晚。
这件事闹得这么近,该告一段落了,反正已经宣告失败。
左敬要做的事情……还在后头!
他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车库的入口,彭齐正等在那里。
“左总!”看见他,彭齐十分惊喜,连忙坐了进来,“怎么样怎么样?那娘们愿意让步了吗?”
“我都出马了,当然搞定
“太好了!左总,你简直就是我的救世主啊!”
左敬淡淡道:“这段时间老实一点,低调一点,别再惹出什么乱子来,听到了吗?”
“知道知道,”彭齐连连点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先让汤冰冰……”
“你还想对汤冰冰怎么样?”
“额……”
彭齐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气啊。
他差点被汤冰冰给整死!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是导演,汤冰冰是演员,两个人在一个圈子里,虽然以后都会避开,但他总有机会能够好好的整死她!
彭齐可不甘心就这样放过汤冰冰!
“别再打她的主意左敬冷着脸,“把你的心思都放到电影上去,好好的拍摄,重新选一个能撑起角色的女主,别让投资都打了水漂,明白吗!”
“好的好的左总,一切都听从您的吩咐!”
嘴上这么应着,彭齐心里还是不服气的。
但是他不敢表现出来。
以后再说,现在不着急!
不过……
彭齐问道:“左总,你对汤冰冰好像很不一般啊。如今都撕破脸了,各奔东西,你怎么还顾着她呢?难道……你对她真的有点意思?”
左敬冷下了脸:“你给我滚出去!”
他都开口赶人了,彭齐只能老老实实的下车。
望着左敬一踩油门径直远去,彭齐嘟囔道:“汤冰冰这娘们,差点搞垮我,也破坏了左总的计划,应该恨她恨得牙痒痒才差不多……怎么左总居然还不准我再动她?”
真是想不明白!
………
帝景园。
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佣人们陆陆续续的将早餐端上了桌。
“哥哥,”温念念说道,“你的感冒好了吗?”
“好了好了,昨晚吃了药呼呼大睡一晚,全部都好啦!痊愈了!”
慕泽景又变得生龙活虎的。
温尔晚给他测量了体温,已经恢复了正常。
“还咳嗽吗?”她问,“鼻涕倒是不流了……喉咙痛吗?痒不痒?”
“没了没了,这些症状都没有了!大宝贝放心吧,我的身体好得很,偶尔感冒一次是再正常不过了,你别担心,而且已经看过医生了!”
慕泽景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从前,温念念就是隔三差五的发烧,感冒,需要挂水,直到最后发现是患上了白血病。
有了这个前车之鉴,温尔晚对发烧感冒格外的敏感。
生怕不仅仅只是感冒。
“行温尔晚松了口气,“如果还有不舒服的话,一定要跟我说,不能自己一个人扛着,听到吗?”
“听到啦!我饿了,快快快,我要吃东西!”
病恹恹了这么久,现在慕泽景需要补充能量,胃口特别好,三两口就吃完了一个鸡蛋!
温尔晚给他倒牛奶:“慢点,别噎着
温念念也开开心心的吃着早餐。
其乐融融的早上。
慕言深和温尔晚开车送两个孩子去了幼儿园,然后再去公司。
在路上,车里放着熟悉的音乐,温尔晚坐在副驾驶上,嘴里跟着轻哼着。
她觉得特别开心,特别满足。
最烦恼的事情已经解决了,现在一切平稳,一切都这么的岁月静好。
“心情这么好?”慕言深忍不住问道,“难得看见你这么开心
“对啊,泽景的病好了,左敬那边的事情解决了,这些都值得高兴啊
说着,她侧身凑过去:“难得你不觉得开心吗?”
慕言深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你不会因为失去了左敬这个最知心的异性朋友,而感到伤心吗?”他问,“嗯?”
他之前还担心,她知道了左敬做的那些事情之后,会心情低落很久。
他还想着该怎么安慰她,怎么逗她开心。
现在看来……
完全没必要啊!
“不是我失去了左敬,是左敬失去了我温尔晚认真的回答,“我从头到尾都很珍惜他,也珍惜我和他之间的情分。是他选择了远离和毁灭,是他亲手毁掉了我和他的关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