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你是不是在套路我

“呵呵呵呵……”
夏安好只能干笑,默默的在心里祈求着,慕言深快点放过她!
然而……
就在这时……
乔之臣出现了。
“哟,这么热闹乔之臣说,“老慕你居然会出现在食堂
没等慕言深回答,他看到了温尔晚,一副了然的模样:“原来是老板娘在啊,那老板当然要在了。合情合理,合情合理!”
紧接着,乔之臣又发现了夏安好。
“咦,你怎么畏手畏脚的样子,缩着脖子低着头,跟犯了错在认罪似的,”乔之臣说,“你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儿呢?”
夏安好瞪了他一眼。
就他有嘴是吧!
叭叭叭的,不说话没人把他当哑巴!
“你瞪我干什么,我说错什么了吗?”乔之臣问,“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好戏啊?”
夏安好和温尔晚同时低下头,移开了目光。
慕言深开口:“确实错过了
“是吗?”乔之臣眼睛一亮,“快跟我说说!”
八卦啊,他可最喜欢听了!
而且能够让夏安好这么怂的八卦,他更要听了!
“你让她自己说慕言深抬了抬下巴,看着夏安好,“把刚才在背后骂我的话,重复一遍
“她骂你?她不是天天都骂你吗?”
慕言深:“……”
温尔晚:“……”
夏安好:“……”
三个人一脸无语的看着乔之臣。
“我说错什么了吗?”乔之臣满脸无辜,“这不是事实吗?”
夏安好打断他:“好了,不要再说了乔总!慕总,对不起,我不该在背后说你坏话,这次是我不对,我道歉。我做错了,我就改,我就认!”
慕言深没开口。
乔之臣倒是开口了:“你是准备当面说老慕坏话?”
“……”
夏安好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冲上前,捂住乔之臣的嘴:“你可快别说话了!”
为什么就给乔之臣这张叭叭叭的嘴了!
讲个不停!
柔软细嫩的掌心,紧紧的贴着乔之臣的唇瓣。
夏安好手上护手霜的香味,弥漫着乔之臣的嗅觉。
淡淡的茉莉花香。
这一刻,乔之臣倒是希望她一直这么捂着自己的嘴,让他能够多闻一闻她的味道。
但这个想法只持续了几秒钟。
“喂喂喂,”乔之臣握住她的手腕,试图拿开她的手,“男女授受不亲……喂……”
“别说话了!”
“这么多人……看……看着……”
夏安好也知道,这个地方已经成为全公司的焦点了。
得赶紧走!
“呵呵呵呵,抱歉啊慕总夏安好说,“乔总找我有点事,我去加个班,就不奉陪了
她连拉带拽的拖着乔之臣离开。
“公司食堂的餐标非常好,完美!身为员工,我给打101分!比一百还要多一分!”
慕言深的脸色阴阴沉沉,并不好看。
只是,他也没跟夏安好计较了。
很快,乔之臣和夏安好两个人消失在食堂,不见人影了。
在电梯口,夏安好才松了手。
“乔之臣!”夏安好看着他,“你是不是想害死我?”
“我什么都没做啊乔之臣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是你自己在背后说慕言深的坏话,被他抓了个正着,还怪起我来了?”
“对,没错,是我乱嚼舌根,但也不需要你再来煽风点火!”
“我煽哪门子风,点哪门子火了?”
夏安好又瞪了他一眼。
“我还挺奇怪的,”乔之臣说,“你都当面骂过慕言深,没带怕的。今天怎么怂成这样了?”
这可不符合她的作风啊。
“关你什么事啊夏安好哼道,“我的事你少管
乔之臣抱着双臂,微微一笑:“你该不会为了赢我,跑去鼓励温尔晚离婚,和慕言深分道扬镳,又恰好被慕言深全都听见了?”
心事一下被说中。
夏安好的脸色变了又变。
“才没有!”她下意识的否认。
“嗯?确定?你可不要昧着良心说话啊!”
夏安好咬咬牙:“行,我承认,我是有一点点的私心,但最终目的,根本不是为了赢这个赌约!本来,慕言深就不是尔晚的良人,带给她伤害,痛苦,无尽的折磨,两个人已经没有缘分,就该好聚好散!”
她当然想赢乔之臣。
但是,她也不至于为了赢,就去故意撮合左敬和温尔晚,牺牲温尔晚的幸福啊。
慕言深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优秀的老公!
谁嫁给他谁倒霉!
“是是是,我们认识多年,你是什么人,我还是清楚的乔之臣回答,“不过,根据我的观察,事情很快就要真相大白了。到那一天,你会觉得慕言深……是一个好男人,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顶天立地的男人!”
“不可能!”
“拭目以待吧。用不了多久了
夏安好连连摇头:“慕言深在我这里已经是零分……哦不,是负分了。让叶婉儿住进帝景园,放任念念叫她妈咪,不顾尔晚的感受等等。随便一条,都无法原谅!”
乔之臣反问道:“如果,他让叶婉儿住进帝景园,是无奈之举呢?念念叫叶婉儿妈咪,他一直都在想办法让温念念清醒过来你?还有,你怎么知道他不顾温尔晚的感受?只怕是,温尔晚疼一分,他疼十分!”
本来,夏安好无比坚定的认为,自己的判断没有错。
慕言深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渣男!
渣到底了!坏透了!
可是现在……
她却有点动摇了。
因为乔之臣一直无条件的站慕言深,话里话外的意思,似乎都是在说慕言深有难处,现在发生的一切,只是表面的。
真正的真相,被掩盖在暗处,没人看得见。
难道……乔之臣知道什么隐情吗?
所以,他才故意打赌,诱她答应赌约!
“乔之臣!”夏安好惊叫道,“你是不是在套路我!”
“什么套路?”
“你……你是不是早就从慕言深那里,得到了什么风声,然后……”
乔之臣举起手:“天地良心,老慕从头到尾什么都没透露给我!我和你的赌约,堂堂正正,坦坦荡荡绝对没搞鬼,也没有故意算计你!”
见他信誓旦旦言之凿凿的样子,夏安好更奇怪了。
难道她猜错了?
不过,乔之臣这个人,正经不过一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