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你不知道他们已经结婚了吗

“这个鞋子是新拆的,没人穿过,我一个人在这里住,也没什么人来,家里可能有点乱,你不要见怪
夏志辉现在的状态,跟一年多前的他,差别很大。
董明月走进去,在沙发上落了座。
夏志辉讪笑着:“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能没有变化吗?”
“所以,你现在还怪我,夺走你所拥有的一切吗?”董明月望着夏志辉的眼睛,直接进入主题。
夏志辉苦涩的回答:“不怪你啊,这本来就是我罪有应得。是我欠你的,我对你造成的伤害,哪怕你夺走夏氏,毁了我的家庭也不能弥补的
董明月完全没有想到,夏志辉是这么想的。
“我为我过去对你做的事情,真诚的道歉,虽然我知道,道歉并不能弥补什么夏志辉深叹了口气,“本应该我登门道歉的,没想到还让你先找上了门来,真是惭愧
董明月看向他:“我今天来找你,不是来听你跟我道歉的,就像你说的,你对我的伤害,并不是一两句道歉就能解决的
“嗯,我知道,所以你想要什么,只要我现在还能做到的,我都答应你
见夏志辉态度这么诚恳,董明月心里最后一点的愤怒,也在不经意间消散了。
“我不需要你去做什么,我就希望为了我们彼此的儿女好,能化解了之前的仇恨和矛盾,让阿臣和安好,能过好他们的日子
董明月的话音落下,夏志辉脸上的表情,骤然一变。
他突然从沙发上站起身子,忍不住抬声反问:“你说什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夏志辉的反差,让董明月吓了一跳。
“安好跟乔之臣过日子?”夏志辉重复了一遍,“他们怎么在一起过日子?”
董明月紧皱着眉头:“你……你难道不知道,夏安好她和阿臣已经结婚了吗?”
夏志辉却好像听到了天大的噩耗似的。
他满脸错愕,扯着嗓子大声问道:“他们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
董明月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夏志辉,你不要这么激动。他们都结婚这么久,电视新闻都报道了,你不知道?”
夏志辉摇着头,满脸的不可置信,呼吸也忽然有些急促起来:“难道是夏氏……出事的时候……”
夏志辉突然想起夏安好跟他说,她有办法解决夏氏的问题……
难道,办法就是和乔之臣结婚,出卖她的婚姻幸福吗!
夏志辉激动的抓住董明月的肩膀:“你告诉我,安好当初为什么会和乔之臣结婚!”
他瞪大着眼睛,手上的力道很大。
这个举动吓得董明月身体一颤,挣扎的想要躲开:“夏安好她没跟你说吗?她当初找到我,说她愿意嫁给阿臣。希望我也能原谅你,让我们能和解,以后再也不提过往的事情……”
“安好她……安好她居然……居然牺牲自己的幸福和婚姻……来挽回当时无法逆转的局面!”
瞬间,夏志辉呼吸开始不顺畅起来,脸色涨红。
“我居然……我居然还用牺牲自己女儿的……婚姻幸福……在这个世界上苟……苟活……”
“这……这还不如当初死……死了痛快!”
他连抓着董明月的力气都没有了,松开手,无力的倒在了沙发上。
董明月被他这个样子,吓得脸色都白了:“夏安好是委曲求全了,她也是为了大家和睦,别再被仇恨束缚住。而且,她现在和阿臣过的很幸福……”
“你……你住口!你毁了我不够……还要毁了安好是不是……”
夏志辉朝着董明月吼着,吼完,他的脸色更加涨红。
他抬起手紧紧的捂着自己心脏,整个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痉挛起来。
董明月看到夏志辉的身体抽搐着,大惊失色。
吓得她都不敢触碰他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后倒退了两步。
“打120……快打120……”
董明月微颤着嗓音说着,司机连忙拨通了号码。
听到动静的佣人从厨房跑了出来,看到夏志辉从沙发跌落在地上,身体一阵抽搐,也吓得脸上表情一白。
她连忙去拿药想要给夏志辉服用,但是,他紧咬着牙齿,根本掰都掰不开。
“你……你快去给他嘴里塞点东西,别让他咬到舌头董明月推着刚打完电话的司机上前。
“我刚就跟他在聊天,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董明月神色慌乱的看着佣人解释着。
但佣人似乎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董明月微颤着手,从包里拿出一叠钱出来,一股脑的往佣人的怀里塞:“这件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要跟任何人说我来过!”
说完,她怕佣人觉得不够,又将包里最后一叠钱,塞到了她的手里。
“我这不是心虚!我……我只是不想惹事!你刚刚听到的,我和他没有发生任何的争执……”
董明月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夏志辉突然犯病,这将她原本的计划,突然全部打乱。
她塞完钱,就踉踉跄跄的离开了。
坐在车里的时候,董明月的脸色还依旧泛着白,身上也一阵发凉。
她满脑子都是夏志辉涨红着脸,倒在地上浑身抽搐的样子。
他只是犯病了吧,不会……不会就这样死了吧……
夏安好接到医院电话的时候,她正陪着乔之臣参加一个金融活动。
乔之臣坐在台上,以嘉宾身份发表讲话。
医生说,夏志辉突发心梗,情况特别的严重,让她赶紧去医院一趟!
夏安好的大脑嗡一下炸了!
她想也没想的就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提起裙摆,神色慌乱的往门口的方向跑去。
台上的乔之臣看到这一幕,话没讲完,直接起身,都顾不得下台阶,纵深一跃跳了下来!
夏安好这么着急,肯定是出大事了!
他迈步追上,在夏安好的身后喊道:“安好!”
但是,夏安好现在根本听不到乔之臣的声音。
她满脑子都想的是,爸爸突发心梗,在医院里抢救……
而且这次手术的风险,要比之前要高很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