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谷轧河,私放王敏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biquge775.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

    第385章谷轧河,私放王敏

    闻言,秦云点点头,站了起来,腰背如枪。

    项胜男如同小媳妇似的,上去接过茶杯,又安静退下。

    “黄巢是吧?”

    “朕本想杀你,但思来想去,你也算个人才。”

    “告诉朕西凉的布防和军中信息,朕不杀你。”

    黄巢已经到了死的边缘,碧眼儿露出一抹求生欲望,挣扎的爬到秦云脚下。

    “好,好!”

    “陛下,我告诉你,告诉你!”

    秦云斜眼看下去,面露鄙夷。

    “来人,给他纸笔。”

    很快,有人给黄巢拿来纸笔。

    这关外第一谋士毫无气节,用着最后一丝力气,单臂书写着西凉布防图,以及西凉军中大小事宜,其中就包括军队人数,驻扎位置等等。

    有了这东西,进攻西凉,可省三分力!

    写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

    他精疲力竭,脸色苍白。

    “陛,陛下,我要死了,我没力气了。”

    “您救救我,饶了我,我保证为你提供更多的有用信息,而且以我排兵布阵的能力,足以让大夏军队强大不止一个层面!”

    “求求你了!”

    他慌张,卑微的祈求。

    就差没有给秦云舔鞋。

    这一幕,看的锦衣卫和禁军们,纷纷鄙夷。

    秦云拿过布防图以及密密麻麻的文字,看了看,面露满意。

    而后低头看去,带着一丝冷漠。

    “老匹夫,救你?朕看还是算了吧。”

    “看在你布防图的面子上,送你上路,给个痛快还差不多。”

    黄巢瞳孔一缩,脸色僵硬,惊惧道。

    “陛,陛下,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说过不杀我的啊?”

    秦云冷笑:“朕是说了。”

    “可兵不厌诈,你这个谋士连这一点都不懂么?”

    “像你这样卖主的狗东西,朕会用你?你能卖主第一次,就能卖第二次。”

    “滚下黄泉,要记得来世少为非作歹!”

    冰冷的声音,宣布了他的死刑。

    黄巢惊恐,疯狂辱骂:“你这个狗皇帝,你不得好死”

    噗呲!!

    秦云亲手抽刀,砍下他的人头,一气呵成!

    血淋淋的一幕,让人胆寒。

    项胜男黛眉微蹙,有种恶心的感觉,立刻转身不再去看。

    她没想到,秦云还有这么暴力的一面,不免玉腿有些发软。

    紧接着,秦云又处决了一批王敏手下的“高人”。

    丰老快速走进大堂。

    “陛下,穆乐将军让人来报!”

    “神机营在路上,跟忽而山的西凉驻军大战起来,敌军却无心抵挡,他正在率军追击。”

    “还有江南府兵,由李牧将军统帅,也在函谷关外五里路,跟塘口驻军爆发大战,敌军败退!”

    “穆乐,李牧,镇北王齐铿。”

    “都派了兵来护驾,共计八万,在函谷关外,听候指示。”

    闻言,秦云点点头。

    “去告诉前线几大军团,不可恋战,不可追入西凉腹地!”

    “严防自己阵线,进行搜索,逼迫王敏走谷轧河!”

    有禁军领命:“是!”

    说完,立刻便冲出了大堂,快马传信。

    “草原各部落,可有动静?”秦云忽然问道。

    众多心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丰老苦笑:“陛下,现在边境打的很乱,乱成了一锅粥,草原的消息还真不知道”

    “不过,如此多大军,想必他们不会傻到来横插一手。”

    秦云点点头:“好吧。”

    “朕倒不是怕他们来边境骚扰,但难保九大部落不将敌意转到三大投诚的部落头上。”

    寇天雄道:“陛下,反正这边大局一定,就等谷轧河,顺勋王的好消息。”

    “不如派遣一支军队,深入草原,去迎接察明卫柔娘娘?”

    秦云点头:“嗯不错!”

    “传朕令,就调江南府兵吧,连夜去。”

    “也免得卫柔那妮子说朕不宠着她。”

    寇天雄拱手:“是!”

    深夜,谷轧河。

    清澈碧绿的河水,一贫如洗。

    如这草原的夜色一般静谧,毫无波动。

    仔细一看,有两百多号人,趁着夜色,小心翼翼的过境。

    虽然隐蔽,但逃不过顺勋王秦赐的双眼!

    他身躯挺拔,站立在某一座山峰,静静窥视。

    奇怪的是,几万兵马却没有影子,似乎根本不想抓人!

    良久。

    他幽幽叹了一口气。

    最终还是没有下令,任由王敏的残余部队,两百多号人,从谷轧河偷偷回了西凉。

    脚步声突然响起。

    秦赐的背后,出现一道人影。

    锦衣,折扇,玉佩,此人透着高贵修养!

    他就是那日拦截秦赐的唐姓男子。

    他站到秦赐的旁边,轻摇折扇,望着谷轧河绝美的风景,道:“秦兄,怎么了?”

    秦赐看了他一眼。

    淡淡道:“这一次,他们做的有些过了。”

    唐姓男子的折扇停滞,面色微微一愣,转头皱眉道:“你应该知道,王敏若是败了,对于我们整个利益群体,有多大的损失!”

    “皇帝如果自己收拾了西凉,腾出手脚,你觉得他容得下世家门阀?”

    “就算他可以,你觉得寒门出生的宰相顾春棠,户部尚书郭子云,以及皇帝的一干大臣,会放过我们?”

    秦赐的剑眉深深一拧。

    “可放虎归山,损失的是大夏的利益。”

    唐姓男子怒其不争,沉声道:“王敏他翻不了天,现在与她斗的只是皇权与寒门罢了。”

    “你要为大局着想!”

    秦赐与他对视,道:“王敏之能,不输帝王,万一她成了气候呢?”

    唐姓男子不屑一笑。

    “历朝历代,没有哪个皇权能离开世家门阀的支持,等皇帝知道疼了,上面的人再出面,西凉区区弹丸之地,皮肤之藓,不足为惧。”

    秦赐眯眼,捏拳道:“唐三,你们还是太小看我皇兄了。”

    “看来王渭谋反,世家门阀被敲打的那一次,没让你们记住疼。”

    唐三怒了。

    不悦道:“你们?什么叫你们?”

    “秦兄,我不管皇帝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但你记住了,咱们是一条船上的人!”

    “当初是你的皇兄,为了拉拢门阀,才将你推向我等。”

    “现在用完了,就想要丢弃么?”

    “天下大势,谁破坏平衡,谁就得死,刚才你不也放走了王敏吗?让皇帝知道,你的亲友故交,几个能活?”

    “你不要觉得你翅膀很硬,没有门阀的支持,你连个屁”

    骤然!

    秦赐危险的目光如同火炬,猛然盯着唐三!

    唐三遍体生寒,目露一丝恐慌。

    “抱歉,秦兄,是我太激动了。”

    “不过,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走歪路,你是上面推举出的代言人,咱们是一体,一体,你懂吗?”

    “你好好想想吧,我走了,谷轧河的后续事我想,你能料理好。”

    唐三拍了拍他肩膀,而后深吸一口气离开,微微紧张。

    秦赐收起如狼似虎的眼神。

    在他背后轻轻道。

    “告诉他们,无论怎么做,本王配合就是,但大夏的利益不能坏。”

    “这次特殊情况,就算了,没有下次。”

    “大夏还是秦家的大夏!”

    闻言,唐三脚步一滞,面色一僵。

    回头看了一眼背对自己的秦赐,幽幽叹一口气。

    “这么多年,你真的服他吗?”

    “”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quge775.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