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离别,回宫!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biquge775.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

    第325章离别,回宫!

    项胜男微微一笑,有几分苍白:“没事,就是比较虚弱而已,孙神医说了,一小段日子就能好。”

    秦云点点头,放心一些。

    而后抿了抿唇,缓缓道:“你应该知道朕昨天是为了拖时间,才说送你给慧生的吧?”

    项胜男轻轻坐下,臀部弧度够美。

    “当时不知道,后来明白了。”

    “说起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陛下还请恕罪。”

    秦云正准备说“没事”,突然!

    她话锋一转,黛眉微微上扬,带着些许幽怨和调侃道:“不仅如此,我还知道陛下狠狠给了我一耳光。”

    “从小到大,我父亲都没碰过我一根手指头。”

    “当然,是我自找的,不怪陛下。”

    秦云苦笑,这话听着分明就是抱怨嘛。

    抓了抓头,无奈道:“朕向你道歉,那一巴掌,实属情急。”

    项胜男没有说话,女人都是记仇的,特别是有关于第一次。

    哪怕是被打,她们也记一辈子。

    秦云尴尬,只好转移话题。

    “此次朝天庙的事,算是圆满结束,朕也准备回皇宫了。”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朕相信咱们还有见面的机会,这块玉你收下,当作信物,有事来帝都找朕,任何要求都可以。”

    闻言,项胜男好看的眉眼难掩一抹低落。

    “任何要求都可以么?”她显得有些欲言又止。

    秦云点头:“没错,任何都可以!”

    “算是朕对项家的褒奖。”

    本来,项胜男打算收下了。

    但听到他说的这句话,是对项家的褒奖,不知怎么回事,作为女人的小心眼,不舒服了!

    淡淡开口:“陛下,项家所作所为,是为了百姓。”

    “而且项家只想富甲一方,做个大地主,这玉佩太贵重了,恐怕我不能收。”

    秦云眯眼,心中嘀咕,这女人例假来了么?情绪不太稳定啊!

    “朕送出去的东西,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颇为霸道的话,将她震了一下。

    项胜男玉手攥紧,脑中有些空白,这男人,好霸道!

    “还有,孙神医给你治脸的事,你也不要推脱了,等找到药,朕会亲自让他来江北的。”秦云诚恳道。

    项胜男似乎不关心这个,美眸闪烁,大方问道:“陛下这么好的心肠,难道对每个女人都如此大发慈悲么?”

    秦云咧嘴一笑,半真半假道:“朕只对美人献殷勤!”

    闻言,她脸颊滚烫。

    这些话,无疑是调戏了。

    偏偏她不敢生气,也没有生气,更多是慌乱。

    别开脸,自嘲道:“陛下说笑了,我这等丑八怪,也算美人?”

    “只怕您也就说着玩玩吧。”

    秦云摊手,认真道:“朕说的实话,难道你不美?”

    她转头回来,美眸带着大大的疑惑。

    从小到大,只要解开面纱,丑八怪三个字便会铺天盖地的跟随自己,那里还会这样夸赞?

    陛下,他不是不知道我的脸啊!

    秦云不想她如此自卑,便用诙谐语气安慰这个心地善良的女人。

    “你看!”

    “你看你这腿,又长又白,连血管都能看见,跟羊脂玉似的,朕觉得就是极品!”

    “还有,你这锁骨,看的朕都想吻上几口。”

    “你的皮肤吹弹可破,晶莹剔透”

    “咳咳,还有你的身子,可是处”

    越听,越不对劲。

    项胜男的脸颊瞬间滚烫,美眸羞愤,阻止道:“陛下,自重!”

    秦云嘿嘿一笑,无所谓道:“朕说的都是事实!”

    “话糙理不糙。”

    “实不相瞒,朕有点馋你的身子。”

    项胜男娇躯一颤,噌的一下站起来,退后三步。

    比起那些道貌岸然的君子说话,无疑秦云显得更坦诚,但也更露骨,更不知羞耻!

    正当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

    秦云再次开口,变得很是诚恳。

    “所以说,只要你祛除了烧伤的疤痕,你就是一个倾城倾国,人人追捧的女人。”

    “为什么不完美一些呢?”

    “相信朕,要不了多久,你也可以像一个正常女人一般,涂抹胭脂,对镜贴花。”

    “日后大方的走出去,必定引起轰动。”

    “朕等着你,美名满天下的时候。”

    他笑吟吟的说道,而后看了看天色。

    “朕走了。”

    “来日再相逢,朝廷大门永远为你项家展开。”

    说完,他转身离开。

    朝中事务甚多,得赶回去处理。

    这些话话温暖了项胜男,但果断的离开,却又让她有些黯然神伤。

    难道自己不修复这张脸,就得不到他的过多驻足吗?

    她五味杂陈,跟着送秦云出去。

    直到他上马车,都没有再说话。

    只是望着熟悉又陌生的背影,美眸失神,轻轻道:“再见,或许我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回宫的江上。

    秦云连下两道御旨!

    “第一,驱逐僧人,击碎所有境内佛像!”

    “第二,任何宗教组织,但凡超过五十人,或要讲经说道,全部需要向官府报备。”

    “否则,杀无赦!!”

    朝天庙一事,已是敲响警钟。

    秦云不可能让自己,或是子孙后代,冲到负责!

    任何形式的信仰,都不能逾越朝廷,否则野心必将滋养,慧生老狗就是活脱脱的例子!

    回到皇宫,已是第二天凌晨!

    大批金银珠宝,被运送进国库。

    秦云也偷偷回到养心殿,没有惊动任何人。

    先帝遗旨烧毁,朝天庙被灭,今天终于可以睡个安稳的觉了!

    可刚躺下,神经紧张的萧淑妃就发现了他。

    眼泪跟断了线的风筝似的。

    哽咽道:“陛下,真的是你吗?”

    “您知不知道,湘儿快要担心死了。”

    “若不是窦妃她们拦着,我就去江北找您了!”

    她扑进秦云怀中,情绪激动。

    秦云心疼,忍住身上的伤势的疼痛,笑着安慰道:“没事,朕不是完好回来了么?”

    “并且,鼠疫也基本平了,湘儿还担心什么?”

    萧淑妃梨花带雨:“臣妾能不担心吗?”

    “陛下您可是答应了我们不去江北的!”

    见状,秦云一顿苦笑。

    但也没跟她一个妇人争论,她毕竟也是为了自己好。

    只能抱住她,替她擦拭眼泪。

    就这样过了好久,才堪堪平复下来。

    突然!

    萧淑妃跪坐起来,也不顾红色金丝肚兜儿走光,竟直接给秦云脱亵裤。

    “你干嘛?”他有点懵。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quge775.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