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你只需要听我的命令,地精(7800字大章)

    [https://www.xs321.com/]

    



    再被比蒙盯上之后,致命的危险感疯狂袭来。

    李德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向他示警,危险!!

    在不走他将会被那个巨兽葬送。

    顾不得其它,蝙蝠群猛地往高空飞去。

    而此时的比蒙察觉到了一股诱人的血脉气息,内心贪欲大涨,朝着李德的方向狂冲而来。

    所过之处任何建筑都无法阻挡他的脚步。

    场面极度震撼。

    10刃高的巨兽在人类的城市内狂奔,尖顶的高耸建筑在他被碰撞的瞬间爆裂崩塌,巨石、滚木遮盖了道路,浓浓的尘埃笼罩了半边天空。

    而在尘埃中的比蒙像是从死亡之地破灭而出的深渊恶魔,要吞噬人间。

    但比蒙再快的速度也比不上李德升空的速度,短短几秒他就已经飞到了数百刃的高空。

    地面部队再强也很难对空中单位造成太多的威胁,这就是空中单位最大的优势。

    下方的比蒙察觉到自己的猎物逃跑了,愤怒的发出凄厉的怒吼。

    一挥手,巨爪在月光下反射着冰冷的寒芒,身边的一座两层的尖顶房屋轰然坍塌。

    而比蒙在倒塌的房屋中直接抓起半堵墙,朝着天空的蝙蝠群砸去。

    呼呼~巨大的破空声像是魔鬼的叫喊。

    但是已经来到500刃高空的李德对这个能轻易闪避的攻击自然没有压力,在石墙飞到400刃的时候,巨大的空气阻力让那堵石墙轰然破碎,无力再上升。

    随后又借着惯性升高了十多刃之后力量耗尽,像是下雨一样唰唰从天空落下,砸到了正在下方怒视他的比蒙。

    砰砰砰~

    石头砸在比蒙的身上跟挠痒痒一样,但却直接激怒了这个恐怖的巨兽。

    仰天朝着李德咆哮。

    吼~

    巨大的声音让半个城市的平民此时心里发慌,小孩发出更夸张的哭声,在喧闹的城市里又增添了一份噪动。

    李德变回人身,双翼在身后扇动,看着地面愤怒的比蒙有些无语。

    这个比蒙怎么无缘无故就盯上他了?

    而知道奈何不了李德的比蒙怒吼过后也放弃了继续追逐他的想法,转过身把怒火发泄在身边的建筑物上,开始在这座城市内肆虐。

    19级的比蒙有多强??

    李德无法估算,但眼前的比蒙在整座城市内没有任何生命能让他止住脚步。

    攻城弩?无效,骑士冲锋?无效,法术?依旧无效

    浑身长满黑色长毛的10刃高比蒙像是一台大型推土机,所过之处一片废墟,长达两刃的利爪比任何武器都锐利,挥动之间,青石堆砌的房屋轰然倒塌,溅起漫天的尘埃,

    想要组织它的军队被利爪成批的撕碎,本就疲惫不堪的守卫军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攻击仅仅在比蒙的几轮冲刺之后就崩溃了。

    大地在破碎,一条条街道在比蒙的庞大身躯之下化为灰飞。

    没有人能阻拦这个兽人帝国的终极生物,也许,此时出现一头19级的巨龙才能让这头比蒙停下脚步了。

    李德在夜色中飞向更高空,随后再次变化成蝙蝠群,脱离了比蒙的注视。

    那个蛮兽不是他的目标,他也没这个精力去征服比蒙,掏光他的家底也不一定能打得过这个兽人帝国压箱底的生物。

    朝着感应到的方向猛地疾驰而去。

    那里才有他想要的东西——地精。

    ——

    ——

    里斯尔城一间庞大的庄园内,一场激烈的争吵正在进行。

    两方分别是正方辩手尤尔·灰山,一个视吸血鬼为救星的地精,反方辩手是灰山地精部落的长老们,持吸血鬼观点。

    混元霹雳手成昆三个玩家则在一旁满脸悠闲的吃瓜。

    看这些npc吵架也确实是件挺有趣的事

    尤尔满脸怒火的看着大厅内用质疑眼光看着他的地精长老们。

    “伊洛冕下可是超凡之上的存在,我们灰山部落想要存活下来,只有伊洛冕下才有能力庇护我们!我们没有选择了!”

    “尤尔,那位伊洛冕下是个吸血鬼啊!”一个身材跟尤尔差不多高,脸上布满皱纹的老地精语气十分不满,“那些该死的吸血鬼绝不可能遵守诺言!我们不能把灰山部落的命运寄托在吸血鬼身上!”

    身后二十多个地精长老齐刷刷的点头。

    “就是,吸血鬼可是黑暗生命,我们不是吸血鬼的对手,被那些刽子手盯上,地精不会活下来的。”

    “那些狡诈的吸血鬼不会救我们的!”

    “”

    当尤尔把求援的消息说出来之后,这些地精长老们就炸锅了。

    尤尔竟然求援求到了一个吸血鬼的头上,这简直难以想象。

    那可是残忍嗜杀的黑暗生命吸血鬼啊!

    尤尔大声争辩。

    “不,伊洛冕下会信守承诺的。

    而且,我们灰山地精还有退路吗?

    我们的希望在哪??在里斯尔城城吗??

    现在城外有数十万的兽人军队,你们告诉我,灰山地精能依靠谁?!!

    除了超凡之上伊洛冕下,谁有这个实力能庇护地精?”

    场面顿时一静,原本激烈反抗的地精长老们哑口无言。

    地精可不是那些低等生命,他们的智慧甚至比一般的人类更高。

    没有一个地精是傻子,所以他们都清楚自己现在面对的情况到底是何等的严峻。

    一旦里斯尔城被攻破之后,他们绝对会成为兽人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而他们原本的合作伙伴,能保护他们安全的里斯尔城此时面临的情况比他们更危险。

    所以,他们早已经没有了退路。

    而尤尔能找到超凡之上的强大存在庇护他们,未必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可最大的问题是,对方是吸血鬼啊。

    正儿八经的吸血鬼!!

    他们哪怕知道这个机会可能只有一次,但在一个吸血鬼身上赌上全族的命运,谁敢下这个决定?

    就在地精长老们回过神准备开始第下轮的争锋时。

    突然城外一声巨震~轰隆隆~

    城墙塌陷了。

    “城,城墙崩塌了!!长老们,里斯尔城的城墙崩塌了!!”

    一个带着类似头盔一样单眼炼金千里镜的地精满脸慌张的从屋外闯进屋内。

    “是正面的城墙,兽人用炼金炸弹炸塌了城墙!”

    一石激起千层浪,屋内瞬间爆发了。

    所有地精的脸色都被恐惧填满,绝望在这一幕弥漫。

    “怎么可能,炼金炸弹不是只有里斯尔城才有吗??”

    “哼,那些贪婪的人类!一定是拿我们的炼金炸弹去外面做交易了!”

    “怎么办,城墙塌陷了,我们该怎么办!”

    “”

    嗡嗡嗡,所有人都在吵闹,尤尔也陷入了慌乱中,他想要尽量说服地精长老们,可最后只能变成他们其中一个声音。

    混元霹雳手成昆三个玩家也懵了,他们这个任务还没开始做呢,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就在场面极度混论的时候。

    一声轻咳在屋内响起。

    所有的地精瞬间安静了下来,齐刷刷的转头看向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一个老地精,一个面露极度狰狞的老地精。

    脸上像是被烈火焚烧过一般,全都是严重烧伤后留下的狰狞伤疤。

    手里拄着一根碧绿色的长棍,微微有些驼背,甚至一只眼睛已经没有了焦距,显然是失明了。

    仅剩下的那只眼睛浑浊而沧桑。

    穿着灰色麻布衣服的老地精缓缓起身,他的动作像是蜗牛慢爬一般。

    站起身之后,慢慢踱步来到众人中间。

    表情有些欣慰的看着尤尔。

    “孩子,灰山部落能传承到今天都没灭亡,依靠的就是你这样优秀的年轻人”

    说完转过头,看着一群地精长老表情略微有些失望。

    “我们早已经没有了选择,当兽人入侵的时候灰山部落的命运就已经被终结了。

    你们,让我很失望。”

    “摩尔族长”尤尔表情激动的看着眼前的老地精,眼中全是崇拜。

    摩尔·灰山那只剩下了一只的浑浊眼眸中露出几分冷厉,“我们现在是在死亡中寻找一线生机,命运的抉择早已经开始。

    我在三天前,通过其它渠道送出了一百族人。

    那是我们的火种,灰山部落不会因你们的愚蠢而灭亡。”

    说完之后也不等激动的长老们开口,直接下令。

    “从现在开始,灰山部落分为三部分逃离。

    第一,由我和尤尔带领500族人跟随那位伊洛冕下离开里斯尔城。

    第二,由一半长老带着剩下的一半族人跟随者里斯尔城的统治者离开,相信我,人类不可能战斗到最后的。

    最后剩下的族人,则跟随难民逃离,由另外一半长老管理。”

    混元霹雳手成昆三个玩家听到这话不由得对这个地精族长肃然起敬。

    多边下注,这个npc真尼玛经验老道啊,只要能有一方逃跑出去,他们这个部族就不会毁灭。

    这智商,真是绝了嘿。

    但与此同时,几人也从地精族长的吩咐中又一次体会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和残酷——弱者是没有选择权力的。

    他们只能随波逐流,成为波涛中的浮萍。

    任何人都有可能改变他们的命运。

    “这,真的只是一个游戏吗?”

    混元看着摩尔·灰山眼睛中的沧桑,表情很复杂。

    “是,族长。”

    所有地精没有再敢多说半句话,哪怕眼前这位老地精已经老朽到可能走路都需要花费巨大的精力的程度。

    但这位老族长的威望却是如巨龙一般,在灰山部落没有人敢质疑。

    因为这位老族长曾经带领族人在黑龙的攻击之下逃脱,最后他更是顶着巨龙的吐息保住了那个传送法阵。

    是他,让灰山部落存活了下来,他是地精永远的英雄。

    然后一众地精立刻商议其接下来该如何安排,就在地精快速分配好任务准备离开之时。

    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行动。

    “不,你们不用做如此复杂的安排,灰山部落只需要跟随我的脚步。”

    在月光的照明之下,半圆形的浮雕拱门敞开,一个穿着黑色法师长袍,面容异常英俊的身影出现在了所有地精面前。

    与此同时,在身后的月光照映之下,那个英俊身影的影子也笼罩了屋内,像是深渊在吞噬所有人的灵魂。

    踏踏~

    踏踏~

    皮鞋踩踏着地板发出清脆的声响,迈步进屋。

    摩尔·灰山,灰山部落的族长,这个曾经抵挡住巨龙吐息的老地精微微转过头,表情十分肃穆。

    “阁下是”

    他从这个看不透底细的年轻身影身上感应到了一股上位者特有的气息。

    尊贵,霸道。

    来人,不凡。

    但摩尔还未开口说完,身边的尤尔就带着激动的表情上前对着来人鞠躬行礼。

    “伊洛冕下”

    一个称呼就说明了一切。

    屋内顿时一静,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了那个身影,表情十分微妙。

    伊洛冕下,这就是尤尔从格林城找来的庇护者?

    黑暗之约的主宰,黑暗生命吸血鬼,超凡之上的伊洛冕下?

    屋内所有地精见到李德的身影之后顿时没有了声息,包括刚刚激烈反对的地精。

    副身份——伊洛,黑暗之心会长

    使用副身份时在格林城地下世界传说度+10,获得黑暗传奇称号

    黑暗传奇,特性:1、面对黑暗种族时,威慑力提高,在传说度低于你两倍的生物面前获得威严特效(敌人会对你产生恐惧,战斗力下降30%)

    2、有极高概率威慑等级低于你的黑暗生物投靠你,

    3、被善良阵营、自然阵营生命所敌视。

    伊洛,这个副身份是被恶魔之心的19级食心魔威尔士认证的强大存在。

    地精虽然不属于黑暗生命,但也不属于善良和自然阵营,在这种特定的环境里面,伊洛这个身份拥有的黑暗传奇称号直接被他们触发了。

    这些现在地精面对的是格林城三大巨头之一,黑暗之约的主宰,超凡之上的伊洛冕下。

    一个能决定他们生存还是毁灭的强大存在。

    骄傲自大,胆小怯弱,这两个极端性格都具备的地精在此刻全都激活了胆小怯弱这个性格。

    有谁敢直面一个超凡的强大存在?没有,这里没有地精敢。

    混元霹雳手成昆三个玩家看着李德出场就震慑住了所有人,顿时满脸羡慕。

    他们刚开始进来的时候这些地精可不把他们当人,连给他们说话的机会都没有,那股不屑根本不加掩饰。

    此时看着被吓傻的地精们,顿时心情极为愉快。

    很有一种抱对了大腿的感觉。

    “伊洛冕下,摩尔·灰山向您致敬。”

    脸上全都是狰狞烧伤的地精族长很恭敬的上前行礼。

    对于强者,必须要保持足够的尊重,不论对方是否是敌人。

    李德看着这个老地精,表情很微妙,刚刚的话他全都听到了。

    地精不愧是能研究出炼金炸弹的种族,这智商有点高啊。

    但他可不是来跟地精商量的,直接开口。

    “兽人已经攻入城内了,我会带着灰山部落完好无损的离开里斯尔城。”

    说完之后看着想开口说什么的摩尔,嘴角微微翘起,“对了,刚刚我在路上遇到了比蒙19级的比蒙实力还不错。”

    摩尔刚刚张开的嘴巴立刻闭上了。

    遇上了19级的比蒙?实力还不错?

    老地精敏锐的感知到这个神秘的吸血鬼并没有说慌。

    看着那双漆黑的眸子,摩尔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他怎么不明白李德的话,对方展示武力的同时,又在赤果果的威胁。

    连19级的比蒙都仅仅是实力还不错,你们这些地精又算什么?

    摩尔迅速下了决定,弱者从来都没有选择权。

    “如您所愿,尊敬的伊洛冕下,地精将听从您的安排。”

    反抗?摩尔扭头看了一眼身后已经战战兢兢不敢多说的地精长老们,不禁摇了摇头。

    地精从来都不是什么意志坚定的种族,也不是强战种族。

    想让地精去反抗一个超凡级别的存在,哪怕是他,在有选择的情况下都无法提起勇气。

    更别提其它地精了。

    地精能从远古至今繁衍生存下来,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依靠其它强大的种族庇护。

    所以对于投靠强者,地精并不会有什么反抗意志。

    如果换成矮人,矮人部落在有矮人王统治的情况下,别说是超凡,就是传奇矮人都会反抗。

    这是种族的特性,天性决定了地精的生存方式。

    李德非常满意这个老地精的识趣,微微点头。

    “不错,摩尔族长,你为你的族人赢得了未来。

    我以我的生命起誓,地精,将会在我的庇护之下发展壮大,你们不会再受到任何人的欺凌。”

    地精,兵工厂,李德目光灼灼的看着这群地精,这以后他们就是他的兵工厂工人啊。

    他脑子缺氧了才会让人伤害这些宝藏。

    有了这批地精,他已经能想象魔语蝙蝠在高空投弹,地面像是被耕过的地一样残碎破裂的场面了。

    那灼热的气浪将会席卷整个荣光。

    魔幻版轰炸机即将出世。

    破晓之城的敌人们,即将接受破晓的正义审判吧。

    听到李德发自内心的话语,摩尔脸色终于变得好看了起来。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神秘而强大的存在会对地精如此有好感,但这终究是件大好事。

    地精需要强大的庇护者,而现在看来,眼前这位伊洛冕下是最好的选择,当然,他们也没有选择,主动权从来都不在地精手中。

    “尤尔,你去传达摩尔族长的命令,整合所有地精在这里听从指令。”

    李德没有丝毫的客气接过了指挥权。

    说完目光灼灼的转头看向屋内的其它地精长老,嘴角挂起一个冷冽的弧度。

    “其他人,在这里听候我的命令。”

    强势,霸道,没有给任何人商量的余地。

    但就是李德这种姿态彻底让地精老实了下来,这才是一个超凡之上该有的姿态。

    刚刚李德的和悦态度反而让这些地精有些迟疑。

    毕竟,强者是从不会跟弱者讲道理的。

    我命令,你听从,从来都是如此简单。

    李德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扭过头指着门外的空地,淡淡道。

    “枯骨,收拢你的气息,在这里保护地精,直到克雷格的到来。”

    嗯?

    所有人都是一愣,这是跟谁说话呢?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场内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副场面。

    呲啦~

    透过半圆形的拱门,他们看到了前院的半空上空间突然破碎。

    随后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怖威严降临于世,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灵魂在这一刻被冻结了,身体甚至提不起半点力量,甚至有一半的地精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摩尔这个地精族长此时猛地直起身,感受到那股永生难忘的气息,指着破碎的空间颤抖着声音结结巴巴道。

    “巨,巨龙!!”

    那是龙威,是的,他感应到了,那就是该死的龙威!!

    他曾经直面巨龙的龙息,对印刻在灵魂中的气息最清楚不过了!

    可是,这里怎么会有巨龙呢?

    猛地把目光转向了那个穿着黑色法师长袍,浑身上下都透着神秘气息的伊洛冕下。

    难道,这条巨龙真的是这位吸血鬼的?可是那可是巨龙啊,巨龙!!

    “嘎嘎嘎,伟大的枯骨大人嗅到了灵魂的味道,这里一定是战场吧,伟大的主人啊,请让我参与战争。

    枯骨一定会吞噬所有人的灵魂”

    伴随着怪异而尖锐的声音,呲啦~空间彻底破碎,一个白骨头颅内燃烧着幽兰色灵魂之火,翼展宽达二十刃的恐怖生物——骨龙,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在大厅前上百刃宽的院子内,这个庞然大物就如同上古传承下来的史诗巨兽,充满了让人胆颤的恐怖威势。

    龙威在这一刻让所有人都窒息了,似乎他们敢大口呼吸自己就会被死亡所吞噬。

    那还是来自灵魂的威压,避无可避。

    “闭上嘴,收敛气息,留在这里保护地精。”

    李德毫不留情的呵斥让准备大杀一番的枯骨顿时焉了,闷闷不乐但又不敢说什么,只能狠狠瞪了一眼周围一直长大嘴巴直愣愣注视他的地精。

    “该死的绿皮生物,见到伟大的枯骨大人还不快行礼,

    你们是想要品尝枯骨大人的龙息吗?”

    被枯骨的话吓得一颤,这群地精立刻后退了几步,但也知道有李德在这个强大的骨龙不敢对他们做什么。

    但屋内的地精再看向李德时,眼中已经布满了崇拜。

    巨龙,这位伟大的冕下竟然真的奴役了一头巨龙。

    虽然是死去的骨龙,但,这也是巨龙啊,他们无法反抗的巨龙!!

    对于曾经几乎毁灭地精一族的巨龙到底何等强大,他们是再清楚不过了。

    对待巨龙,地精们恐惧怨恨和向往崇拜几乎同时存在。

    而混元霹雳手成昆成昆这三个家伙几乎立刻齐刷刷的截图,把骨龙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截取了下来。

    太牛掰了,这可是骨龙啊!!

    这个世界最顶级的生命!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能亲眼见到了。

    哪怕是掀起亡灵天灾的断剑的骑士现在都没见到过骨龙啊,这种生命到底有多稀少想想就能知道了。

    等他们转过头再看向李德的时候,眼神跟地精一样同样充满了狂热。

    这个大佬到底强大到了什么程度,连骨龙这种生命说奴役就奴役,简直强了。

    李德却无视了所有人的目光,微微眺望这看不到状况的远方战场,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那道绯红色的披风。

    轰隆隆~

    城市内的火光冲天,爆炸声不绝于耳。

    整座城市都陷入了难以言语的混乱之中。

    里斯尔城,这座传承数千年的城市再次遭受了致命的灾难,无数平民们倒在了在城内肆虐的兽人屠刀下。

    掠夺、凌虐、杀人、放火,只要人世间能见到的罪恶,在这一刻都在发生。

    可这个世界,没有救世主。

    哪怕是格林城的超凡法师洛克在此时感到也无法再阻止这座城市陷落了。

    地精的大厅内,此时像是死一般的寂静。

    刚刚吵闹的地精长老们连呼吸都下意识的放缓了很多,所有人都有意无意把余光转向站在门口背对着他们的那个身影。

    同时还有庄园前院那头似乎正在休息的骨龙,他们生怕惊扰到了那个恐怖的生命。

    “伊洛冕下,灰山地精族1139人全部到齐,现在,灰山部落由您指挥。”

    地精族长摩尔在收到尤尔集合完所有地精的消息之后,很干脆的交出了指挥权。

    或者说,他交不交,指挥权都不在他手上而,而是在那个让骨龙为他们看门的恐怖强者身上。

    骨龙驱使者——伊洛冕下。

    反抗?没有人敢反抗,所有被聚集在前院的地精在见到那个巨大的身体之后就陷入了呆滞状态。

    那可是骨龙,就在他们眼皮子地下,他们拿什么反抗??

    十分钟,

    二十分钟。

    半个日曜时过去了,当整座城市彻底没有了秩序,平民在兽人的铁蹄下逃命,守卫军队在做最后的反抗时。

    砰砰~砰砰~

    整齐的步伐前进声在地精的院子前停下了,听声音数量最少也有上千人之多。

    而此时,庄园内所有地精都提起了心,虽然他们院子里盘踞着一条巨龙,但在这个紧要关头谁也不愿意在发生战斗和意外。

    李德嘴角露出几分笑容,扭头对着三个玩家微微点头。

    “去开门。”

    “是,冕下。”现在这三个家伙已经对这个大腿言听计从了,别说开个门,就是让他们自杀玩都得笑呵呵的做。

    等到庄园的大门打开,在所有人注视下,一个顶着硕大狼头的狼人走进了前院。

    兽人??集中在一起的地精见到这幅场面此时都快窒息了。

    兽人,真的是兽人!

    该死的现在该怎么办?为什么那头骨龙不杀死这些低贱的生物?!

    但随后让他们震撼的是,那个透着恐怖气势的兽人径直走到李德面前低下了高昂的头颅。

    “冕下,雄狮部落全员6725名战士听从您的调遣。”

    屋内原本紧绷的气氛在这一刻猛地放松。

    所有地精在看向李德的身影之时,心里的抵触此时已经全都化成了崇拜。

    能奴役巨龙,能让凶悍兽人臣服的伟大存在,地精有什么理由不臣服?

    李德甚至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此时屋内的地精对他的态度就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地精的抵抗意志比起矮人来简直没法看。

    “让地精藏在马车或者粮食内伪装成我们的战利品派士兵运送出城,克雷格,地精由你全程护送,务必要保证地精的绝对安全。

    该如何藏身,我想地精会想的更周到的,尤尔,你带着你的族人跟克雷格前去。”

    “如您所愿,冕下。”

    “遵命,伊洛冕下。”

    此时雄狮部落的数千兽人军队早已经把地精庄园附近牢牢的把控了起来。

    在开始,地精还有里斯尔城的士兵严密守卫保护,但后来地精因为缺乏材料无法制作出炼金炸弹后,他们的地位就直线下降。

    再加上战事吃紧,士兵不够用,地精周围的庄园也从戒备森严变成了无人看守。

    所以兽人夺取这一片地区没有丝毫的难度。

    “注意,别泄密。”

    “您放心,直接参与这件事的都是雄狮部落最忠心的手下,他们的家人都在矮人山谷内居住,

    其余的兽人战士只是在外围警戒,不会知晓我们运送的是什么”

    李德满意的点点头,克雷格这个脑子都是肌肉的兽人也终于开窍了。

    “很好,开始行动。”

    不在耽搁,他必须要乘着混乱,在兽人还未占领这座城市之前,把地精送出去。

    等到兽人控制这座城市之后,地精想要再出去就难了。

    随着他的命令,上千地精还有六千多兽人开始行动了起来。

    一切都按照李德的意志在运转。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也许破晓之城的魔幻版轰炸机很快就能成型了。

    炼金炸弹洗地不在是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