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矮人在破晓之城的惊讶之旅

    瓦伦·蛮锤已经做好被吸血鬼杀死的心里准备了。

    



    尤其是当他的盔甲被卸下身上换成了麻布衣服后,吸血鬼用禁魔锁链囚禁住他时候。

    



    甚至于他被那个北地战士威胁的那一刻他就已经预感到了这一天。

    



    不过,矮人从不畏惧死亡。

    



    瓦伦的眼中毫无动摇。

    



    秘银矿脉是他们最后的底牌,谁都无法从他口中得到这个消息。

    



    死亡不会让他屈服。

    



    不过接下的发展却让他有些惊讶,虽然他惹怒了那个神秘而强大的吸血鬼,可对方似乎并没有打算杀死他们。

    



    被关押了一天之后,那个名叫斯坦利等级高达15级的吸血鬼在入夜之后把他们带出了格林城。

    



    瓦伦被迫骑乘上一只翼展宽十刃的巨型蝙蝠,前往未知的目的地。

    



    他认识这种蝙蝠,这是只有吸血鬼才能培育出来的专属魔兽,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在地底世界跟吸血鬼交过手,知道这些生命的特性。

    



    但察觉到这个事实的同时,他的心也在慢慢变得凝重。

    



    当出现这种名称叫魔语蝙蝠的巨型蝙蝠时,这附近一定有吸血鬼的古堡。

    



    因为这些大家伙只有拥有一定势力的吸血鬼才会培育。

    



    果不其然,在看押他的吸血鬼谈话中,他的知道了他们即将要被押送到吸血鬼的古堡。

    



    他隐隐听这些吸血鬼称呼这座古堡为——破晓之城。

    



    瓦伦对这个名称嗤之以鼻。

    



    一群残忍的,嗜杀的吸血鬼,竟然取一个充满了希望和光明的名字作为老巢的称呼。

    



    这简直能让锻造之神发笑。

    



    瓦伦甚至仅仅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脑海中就浮现出了吸血鬼古堡的场景。

    



    阴暗,血腥,恐怖

    



    一个永不见天日的黑暗洞穴里,一座古堡在其中竖立。

    



    潮湿的空气能在盔甲上凝聚起小水珠,灰色的岩石上挂满了滋滋乱叫的小蝙蝠,滴滴答答的水声在空旷的洞**传出很远的距离,古堡周围的遍地尸骸全都是被吸食干血液的人类。

    



    这样的古堡,竟然用破晓之城作为名称??

    



    难道不应该是鲜血城堡,绯红之城,阴暗古堡之类的黑暗名称吗?

    



    脸上带上了几分嘲笑,刚想开口,刷~瓦伦只感觉眼前一黑,一股窒息感传来。

    



    头套??!!

    



    而且还是密不透风,甚至让人喘不过气的头套。

    



    真是见鬼!这些该死的吸血鬼竟然在黑夜里给我带上头套?!

    



    如果能活着回去,我一定会把你的骨灰磨成粉末用来点炉火!

    



    瓦伦心中怒火高涨,但他理智的没有开口,在这种情况下,开口激怒吸血鬼除了让自己难受之外得不到任何好处。

    



    呼呼~

    



    身下一震。

    



    狂风在耳边呼啸,蝙蝠起飞了。

    



    瓦伦一个重心不稳差点从半空中掉落,幸好身后的吸血鬼扶住了他。

    



    瓦伦深深吸了口气,头套之下的表情充满了苦涩。

    



    作为矮人族中大师级的锻造师,他何曾受到过这种待遇,哪怕年轻时候的冒险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如果是年轻时候的他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反抗,可现在的他已经不是曾经孤身一人的他了,现在他身上还肩负着整个矮人部落的希望。

    



    责任让瓦伦内心的骄傲地下了头,种族的延续比他的生命重要得多。

    



    一个日曜时,两个日曜时,

    



    瓦伦甚至到最后已经记不清时间了。

    



    他只知道身下的蝙蝠在不断的飞行。

    



    瓦伦最后是在忍受不了头套的不通气,扭过头对着身后的血族大喊,

    



    “如此遥远的距离,你们竟然还要把我的头蒙上?

    



    难道你们以为矮人是该死的精灵吗?

    



    只有那些跟大自然亲近的娘娘腔才能在空中飞行的时候观察下方的树木走向记住路线!

    



    我们矮人是大地的儿子,没有那些娘娘腔的能力!!

    



    该死的,把握的头套摘下来!!我要向你们的伊洛会长抗议!”

    



    可惜身后的血族没理会他的呐喊,血族对这些固执的家伙可没什么好感,不折磨他就算不错了。

    



    吸血鬼可是最标准的黑暗生物,虽然在李德的约束下行事没有那么残忍了,但黑暗生物就是黑暗生物,这是血脉中存在的,不是说抹去就能抹去的。

    



    漫长的飞行之后,就在瓦伦无比疲惫,甚至感觉自己要被头套给捂死的时候。

    



    他听到了周围吸血鬼兴奋的声音。

    



    破晓之城,到了。

    



    “这些狡猾的吸血鬼,竟然把老巢建在离破晓之城如此远的地方,是害怕人类把他们抓去做炼金材料吗??”

    



    瓦伦怒火中烧,对于吸血鬼他一点好感都没有。

    



    如果不是身上肩负着拯救族人的重任,他早就跟这些黑暗生物拼命了。

    



    矮人从不畏惧死亡!

    



    在矮人的传说中,矮人是大地的儿子,死后将会重新回归大地的怀抱,将在无数年之后会成为珍贵的矿石。

    



    极度热爱挖掘锻造的矮人对于这个传说自然是无比的相信。

    



    只要在死后能被埋葬在大地中,死亡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

    



    刷~

    



    瓦伦头上黑色的头套被揭开,此时天色刚好发出第一抹光亮。

    



    破晓来临。

    



    瓦伦眼中出现了一座建立在两座巨大山岳中央的庞大城市。

    



    此时天空的光芒从山岳中间穿过,洒过破晓之城,城市恢弘的外貌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

    



    宏伟,壮观,

    



    尤其是天空上那一抹光芒更是让这座城市产生了几分圣洁。

    



    瓦伦睁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眼前的城市跟他想象中的阴暗古堡简直是天壤之别。

    



    这种城市怎么可能会是吸血鬼的古堡呢??

    



    瓦伦眼中有些恍惚,这座城市叫什么?破晓之城?

    



    此时他发现这个城市竟然和这个名称无比的匹配,尤其是从天空乌云中散出的那一抹亮光照射在城市上方的时候。

    



    ——————————

    



    ——————————

    



    瓦伦随即摇了摇头,想到吸血鬼以人类献血为食物的特性,眼中闪过几分嘲讽。

    



    再好的城市也终究是吸血鬼的老巢,里面的尸骨只怕现在已经能填满周围山谷了吧。

    



    他可不会认为这座城市真的跟表明看到的一样,吸血鬼这些黑暗生物残忍嗜杀在整个荣光主位面都出了名的。

    



    “放开我,你们这些该死的吸血鬼,我发誓!一定会砍下你们的脑袋!”

    



    这时另外一个魔语蝙蝠身上的怒骂声让瓦伦扭过了脑袋,年轻的矮人王子阿纳金此时浑身被巨大的锁链死死的捆绑着,头套也被掀了下来。

    



    这个年轻的矮人正在怒骂着身边的吸血鬼,而后者自然不会跟这个矮人王子客气,几拳下去之后阿纳金就变成了痛苦的哀嚎。

    



    瓦伦见状摇了摇头,还是阅历太少了,在没有赴死的打算之前,激怒这些吸血鬼只能让自己受罪。

    



    余光转向另一边,另外一个魔语蝙蝠背上,一个昏倒的矮人被固定在马鞍上。

    



    那是跟人类商人商议时被抓的矮人,也许是受到了重创这一天都没有苏醒。

    



    瓦伦对此也没有办法,只能在心里祈祷对方能平安。

    



    “斯坦利大人,破晓之城守卫军队向您致敬”

    



    不多时,从破晓之城内飞起两个骑乘这魔语蝙蝠的血族朝着斯坦利一行人而来。

    



    随着破晓之城进入正轨,现在新增了很多纪律。

    



    其中一条就是所有人进入破晓之城时必须要进行核验身份,哪怕是血族也不例外,并且在得到守卫军的同意之后才能飞入破晓之城。

    



    没有取得同意的飞入将会被守卫军视为外敌入侵,守卫军将会直接发起进攻。

    



    这是李德亲自下发的命令。

    



    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区别敌我,不然谁想飞进来就飞进来,那破晓之城的空域要来干什么?

    



    李德的命令就是血族的铁律,无人敢违背。

    



    “嗯,我们奉始祖的命令押送矮人回破晓之城。”

    



    斯坦利也不违背,立刻汇报来意。

    



    虽然对面这个血族不过才9级,但对方代表着的可是李德制定的规则。

    



    两个血族扇动翅膀从魔语蝙蝠身上飞出,在几个血族身边确认了之后,这才点点头。

    



    “斯坦利大人,欢迎您回家”

    



    说完率先领着头往破晓之城飞去。

    



    瓦伦坐在魔语蝙蝠后,默默的看着这一幕,心中越来越沉重。

    



    这些吸血鬼的表现太正规了,这根本就是他印象中松散,甚至于毫无纪律可言的吸血鬼势力。

    



    这些吸血鬼就像是训练有素的军队,纪律严明。

    



    这个发现让他心里压力徒然增加。

    



    呼呼~

    



    悬停在半空中的蝙蝠在两个血族的引路之下,煽动着翅膀缓缓飞入破晓之城。

    



    瓦伦深深吸了口气,带着凝重的目光看向下方这座庞大的城市。

    



    首先是黑色的城墙,数十刃高的城墙耸立在数百刃高的悬崖的上方,像是天险一样,能阻挡一切强大的敌人

    



    越过城墙之后是高低起伏的建筑,宽阔的庄园,两三层并排而立的居民房分布占据了靠近城墙的位置。

    



    还有街角处最显眼方尖顶的大钟,半圆形的窗户上镶嵌着彩色的玻璃,屋顶上还雕刻着吸血鬼英雄的图像。

    



    但这座城市中最让瓦伦瞩目的是,城市中央一座高达十几刃的人身雕像,那是这座城市内最高的建筑物。

    



    普通人站在石像面前就像是侏儒一般,而且石像栩栩若生,表情充满了仁慈的。

    



    无比的宏伟。

    



    瓦伦仔细看去隐隐感觉到那个雕像跟黑暗之约的吸血鬼会长有几分相视。

    



    收回目光,顺着蝙蝠的飞行轨迹看向脚下的城市。

    



    耳边狂风在呼吸,瓦伦从天空俯瞰而下,下方的街道整洁而干净,不时还能见到在巡逻的士兵。

    



    甚至还有不少刚刚起床的居民在相互打着招呼。

    



    似乎这座吸血鬼统治的城市跟人类的城市并没有什么区别。

    



    瓦伦见到这种场面不由的表情有些古怪。

    



    但就在他以为就如此的时候,视线的尽头,靠近城市边缘的地带,一个巨大身影在他视线中一晃而过。

    



    那个巨大的独眼让他有些震惊。

    



    那是什么??独眼巨人??

    



    等瓦伦在想再去确认时,那个身影已经隐藏在了建筑的后面。

    



    此时瓦伦的脑海中充满了疑惑,这座吸血鬼的城市里竟然还有独眼巨人的存在??

    



    呼呼~

    



    巨大的翅膀煽动着空气,卷起一阵阵气浪。

    



    瓦伦深深吐了口气,他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刚刚眼花了,就在此时身下的魔语蝙蝠缓缓降低了高度。

    



    一座宽阔的广场映入他的眼中。

    



    “吸血鬼为什么要建造一座如此庞大的广场?”

    



    瓦伦此时脑海中全是疑惑。

    



    此时他已经发现自己看不懂这座吸血鬼城市了。

    



    这里的一切跟他印象中的吸血鬼古堡完全不一样。

    



    瓦伦此时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他年轻时曾经去过吸血鬼的古堡。

    



    那里阴森恐怖而且潮湿渗人,森白的人类骸骨随处可见。

    



    可这座城市不一样,完全不一样,这里根本不像什么吸血鬼古老,反而更像是一座人类的城市。

    



    但紧接着,瓦伦见到了让他更惊讶的一幕。

    



    在蝙蝠降落之后,广场周围涌来了数十个穿着盔甲的人类士兵,而且在这些人类士兵中还能见到收拢着蝠翼的吸血鬼。

    



    这是什么情况??

    



    矮人的脑子此时有些发懵。

    



    扭过头,瓦伦甚至还见到了一个吸血鬼满带笑容的跟旁边的人类士兵在相互聊天。

    



    那副场面就像是普通的两个人类在闲暇交流一样,根本没有什么吸血鬼和人类的区别。

    



    而且他没有从那个人类的眼中看到丝毫对吸血鬼的恐惧。

    



    似乎人类跟吸血鬼聊天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瓦伦此时感觉自己内心的观念都快要被轰碎了,黑色的眼睛中满是茫然的看着这一幕。

    



    什么时候对人类极度不屑,一直视之为食物的吸血鬼,竟然跟人类关系如此亲密了??

    



    作为一个活了三百多年的矮人,瓦伦一生经历过很多。

    



    他曾经在人类世界里游历过数十年,他非常清楚的知道吸血鬼在人类眼中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嗜杀,血腥,残忍,人类最厌恶的黑暗生物中,吸血鬼绝对能排的进前三,甚至排行第一都不会有多少人辩驳。

    



    可现在,这种绝对不可能和平相处,甚至于发现对方就必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天生死敌,竟然像是一家人一样??

    



    这和亡灵跟那些该死的精灵搞在一起了有什么区别?

    



    “锻造之神在上,我一定是中了吸血鬼的魔法,出现幻觉了!!”

    



    ————————

    



    ————————

    



    没有人来解决瓦伦的疑惑,押送他的斯坦利在跟血族交接之后就离开了。

    



    瓦伦也没能更多的观察这座城市,他被人类士兵和血族一起押送着他离开了广场。

    



    与此同时,矮人王子阿纳金和另一个昏迷的矮人并没有跟瓦伦一起,而是被带到了其它的地方。

    



    瓦伦没有能力反抗这些该死的吸血鬼,只能无奈的任由他们动作。

    



    因为天亮的原因,这座静谧的城市开始缓缓复苏,沉睡的破晓开始苏醒了。

    



    街道上原本稀稀拉拉的人群随着天色的变亮慢慢的热闹了起来。

    



    提前起床准备食物的面包商店已经烤制好了香喷喷的蜂蜜面包,准备去天地内耕种的农夫也提着农具准备出发了,

    



    瓦伦在五个吸血鬼和二十个巡逻队的守卫下从广场踏入了街道。

    



    在走入街道的那一刻,瓦伦只感到一股喧闹的气氛瞬间传入耳朵中。

    



    看着街道上的一幕幕他的表情十分震撼,眼中全是难以置信。

    



    这是吸血鬼的城市??

    



    青石地面铺成的街道上干净整洁,看不到任何多余的垃圾,两边的绿色植物和花草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来来往往的居民们相互谈论间脸上充满了笑容,面包店门口排着长队的人群整齐而有序,没有任何一个插队的。

    



    就在瓦伦被这座城市惊讶到的时候,发生了更为让他震撼的一幕。

    



    路过的居民纷纷带着笑容向押送他的几个吸血鬼打招呼,就在这时其中一个妇女身边孩子突然跑上前去抱住了一个吸血鬼的大腿,小孩甚至还惦着小脚想要跳起来抓住吸血鬼身后半收拢的蝠翼。

    



    而那个吸血鬼竟然没有丝毫的恼怒,甚至还抱起了小孩笑眯眯的在对方脸上亲了一口。

    



    如果说人类跟吸血鬼一起有说有笑的巡逻让瓦伦感到惊讶。

    



    那么这座城市内的居民跟吸血鬼这种传说中阴暗恐怖的黑暗生物如此亲近,已经让他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懵逼状态了。

    



    锻造之神在上,这一定是假的,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这简直比那些娘娘腔精灵跟矮人和谐相处还要让人震惊一万倍。

    



    吸血鬼跟人类和谐共处??!哪怕是最蹩脚的游吟诗人都不敢这么吹嘘?!

    



    瓦伦敢打赌,他如果把他看到的这一切说出去,没有任何人会相信他。

    



    是的,任何人,哪怕是他的族人都不会相信!

    



    人类跟吸血鬼相处的如此融洽,这简直是厄运女神的恶作剧!!

    



    但现在,这种哪怕神话传说都不可能出现的场面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眼前。

    



    这种心里上的冲击带来的震动是外人难以想象的,就像某种长久以来的常识被颠覆了一样,

    



    瓦伦此时很有一种别人告诉他矿石不是从地下挖出来的,是从树上长出来一样让他感到荒谬和无法相信。

    



    他只能努力的睁大了眼睛四周观看,想要找出这个幻境中的破绽。

    



    可是,一切都是徒劳。

    



    十字街角在门口弯腰整理红色玫瑰花的花店女老板,旁边干净的墙壁上雕刻着的歌颂神灵的白色浮雕,甚至于脚上踩着青石地面传来的坚硬触感,街边面包店刚刚烤制出炉的白面包的温热香味。

    



    这所有的一切都真实的告诉瓦伦,这并非是幻觉。

    



    瓦伦只感觉他走的这条大路异常的短暂,仅仅一眨眼的时间,他甚至还有很多细节没观察就已经走到了尽头。

    



    就在这时,砰砰砰~地面一阵震动。

    



    突然街头的转角处出现了一个接近四刃高的庞大身影,

    



    灰白色的褶皱皮肤惹人瞩目,没有毛发的头颅上有一颗巨大的独眼,身体壮硕,充满了力量感。

    



    这是?独眼巨人的幼崽?!!

    



    瓦伦立刻认出了这种生物,他对独眼巨人并不陌生,年轻的时候在外冒险时曾经亲手杀死过一头。

    



    可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为什么独眼巨人这种凶悍的生物会出现在这座城市里??

    



    心中再次被震撼到了。

    



    他突然又想起了刚刚在空中惊鸿一睹的那个身影,原来这里真的有独眼巨人。

    



    随后瓦伦看着那头独眼巨人的幼崽像是发现了什么,带着几分惊喜跑到领队的血族面前。

    



    “日安,希尔大人”

    



    大陆通用语??

    



    咳咳咳,瓦伦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

    



    真是见鬼,什么时候连智慧一向不高的独眼巨人都能把大陆通用语说的这么顺畅了?

    



    “索雷,昨天下午为什么没去法师塔上课??”

    



    独眼巨人幼崽听到这话巨大的眼中露出几分恐惧,“作业太难了......”

    



    听到这对话瓦伦嘴角狠狠一抽,这些该死的吸血鬼,他们想干什么??他们还教独眼巨人魔法????

    



    “记住,今天不许逃课,不然我会告诉科索大人的”

    



    听到科索的名字独眼巨人幼崽被吓了一大跳,连忙点头,让后一转身就开溜了,显然是怕真被告状。

    



    瓦伦见到这种场面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这里真的是吸血鬼统治的城市吗??

    



    为什么他有一种梦幻的感觉??

    



    “走吧,铁匠铺马上就要到了,”

    



    领队的血族对此并没有什么吃惊的,独眼巨人幼崽跟在破晓之城居住了这么长时间,跟人类接触久了智慧明显得到了开发。

    



    所以这些“小家伙”不仅学会了日常的对话,还被破晓法师塔选中了用来研究类智慧生物能否变得更聪明这个课题,现在正在法师塔学习魔法。

    



    现在这些幼崽的智慧已经相当于人类十二三岁少年了,所以跟他们交流起来也不会多费劲。

    



    瓦伦深深吸了口气,看着旁边的血族张了张嘴像开口询问什么,但转眼又闭上了。

    



    这个见多识广,活了三百年的矮人此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多时,铁匠铺到了。

    



    当瓦伦见到拥有一半矮人血脉的掘金时,脸上露出了几分惊喜。

    



    他这座陌生的城市里瞬间找到了几分归属感。

    



    而掘金见到瓦伦这个矮人时表情也非常开心。

    



    “掘金阁下,族长吩咐,这位矮人这段时间里就由铁匠铺看管,他的身体已经被禁魔锁捆绑住了,铁匠铺完全有能力看守住他。

    



    另外,族长特意叮嘱,这个矮人目前来说并不承认圣光血族是他们的朋友,所以他是我们的战利品,每天必须要完成足够工作量才能得到食物。

    



    掘金阁下,铁匠铺周围一直有巡逻队和圣光血族岗哨,遇到麻烦跟以前一样请通知我们。”

    



    嘱咐完之后,领头的血族带着人直接离开了,只留下身上被捆绑着禁魔锁链的瓦伦。

    



    禁魔锁链是一种非常强力的刑具,被禁魔锁链捆绑的人会缓缓陷入到虚弱状态,而且如果没有钥匙解开,哪怕时10级战士劈砍也很难对坚固的禁魔锁链造成伤害。

    



    法师会被禁魔锁链驱散体内的魔力,而战士则会陷入被阻隔力量使其身体一直陷入无力状态,最多能发挥出十分之一的实力。

    



    被囚禁在破晓广场的骷髅法师枯骨也是被同样的禁魔锁链给捆绑着。

    



    目前来说,破晓之城所有的高端力量都是血族的,居民的武力非常薄弱,根本无力破坏坚固的禁魔锁链。

    



    至于治安队,那些整天都要接受思想教育的士兵,对李德和破晓之城的忠诚几乎不会比血族差。

    



    所以只要把守住城墙,防止外人进入破晓之城,那么这座城市里就是绝对安全的。

    



    这也是为什么李德能这么放心的把亡灵法师枯骨锁在破晓之城广场,把矮人送到铁匠铺的原因。

    



    等到血族离开之后,掘金立刻兴奋了起来。

    



    看着跟他差不多高同样拥有着大胡子的瓦伦,五指握拳,狠狠垂在了胸口。

    



    “尊敬的阁下,我是掘金,拥有一半矮人血脉,

    



    我的父亲曾经是掘金部落的矮人,后来掘金部落被恶魔毁灭后逃到了人类世界,我诞生之后父亲把我的名字明命名为掘金以此来纪念曾经被毁灭的部落。”

    



    矮人相互见面时,年少的矮人向年长的矮人详细的介绍自己的来历是矮人独有的传统。

    



    瓦伦听完这话脸上露出几分喜意,“孩子,没想到你身上竟然流淌着掘金部落的血脉。

    



    如果你的父亲真的是掘金部落的人,我想你一定听说过我的名字......”

    



    说完语气一顿,哪怕身上被缠绕这禁魔锁链,但表情也依旧骄傲。

    



    用拳狠狠锤在了胸口。

    



    “瓦伦·蛮锤”禁魔锁链虽然捆在身上,但没有绑住手脚,对瓦伦的行动并没有太大影响。

    



    掘金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脸色一怔,随即露出几分难掩的惊喜。

    



    “瓦伦大师?!!竟然是您!!”

    



    说着连忙上前,对着瓦伦来了一个狠狠的拥抱。

    



    两人分开之后掘金大笑,“瓦伦大师,我父亲曾经是您的学徒,他叫安格·掘金,他曾经无数次跟我提起过您的大名。

    



    他说在矮人中,您是当之无愧的锻造大师,并以给您当过学徒而感到荣耀。”

    



    听到这个名称瓦伦脸上也浮起了惊喜。

    



    “没想到你竟然是安格的孩子,哈哈哈,锻造之神在上,能跟安格的孩子相遇真是祖先保佑。

    



    如果在蛮锤部落我一定会请你喝最好的朗姆酒。”

    



    掘金拍着胸脯骄傲道,“瓦伦大师,伟大的卡查尔城主曾经赏赐过我一大桶好酒,也许今晚我们就可以大醉一场......”

    



    听到这话瓦伦眉头微微一皱,有几分不解的看着掘金。

    



    “孩子,你为什么会对一个残忍而阴暗的吸血鬼如此敬重?

    



    你是矮人的孩子,你拥有着古老的血脉,没人能让我们矮人低头,我们不应该抛弃祖先的荣誉去臣服一个吸血鬼。”

    



    这话让原本热闹的场面顿时陷入了冰点,掘金脸上的笑容就这么僵住了。

    



    铁匠铺内其它的人听到瓦伦的话原本脸上尊敬的神色立刻变成了隐含怒意。

    



    这个该死的混蛋,竟然该如此侮辱伟大的卡查尔城主!!

    



    甚至如果不是掘金在,这群人一定会上去给这个不知道好歹的矮人一顿教训。

    



    掘金看着瓦伦认真的表情,慢慢把遇到到自己父亲老师的激动给压了下去。

    



    深深吸了口气后,目光凝视着跟前的瓦伦,语气深沉。

    



    “瓦伦大师,我希望这话你在我面前就只说这一次。

    



    卡查尔城主,不止给予了我们新的生命,更赋予了我们希望和未来。

    



    没有卡查尔城主,就不会有我掘金,就不会有这个铁匠铺,就不会有我所有的伙伴的兄弟,就不会有这里的一切!!

    



    在破晓之城,卡查尔城主是能让我们付出生命去捍卫的伟大存在,没有人能质疑卡查尔城主,没有!!

    



    您也不行!!哪怕瓦伦大师您是矮人的传奇人物,是让我尊敬的长辈。

    



    对卡查尔城主有敌意,就是对整个破晓之城为敌,就是于我为敌!!”

    



    掘金的话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的犹豫。

    



    如果不是伟大的卡查尔城主,他们怎么可能过上这种生活?!

    



    他家的小崽子还被特招进入了法师塔学习魔法呢,现在竟然有人敢质疑卡查尔城主。

    



    哪怕这位质疑的是他曾经很尊重的矮人中的传奇人物,这也一样让他无法忍受。

    



    瓦伦见到掘金和周围十几个人类怒视他的场景,心中受到的冲击一点都不比刚刚在街道上见到人类和吸血鬼和平相处的场面来的少。

    



    卡查尔城主?应该就是那个叫伊洛的神秘吸血鬼了吧。

    



    瓦伦深知自己在矮人中有多高的声望,但哪怕如此,一个流着一半矮人血脉的半矮人,竟然仅仅因为他的一句话而用最强硬的姿态顶撞他。

    



    而且他如此拼命维护的竟然是一个吸血鬼??

    



    这深深震撼到了瓦伦。

    



    这个神秘的吸血鬼到底有什么魔力,不仅让这座城市中人类、吸血鬼甚至独眼巨人和谐相处,还让所有人如此恭敬崇拜他?

    



    瓦伦认真观察过,不止是掘金谈到这个吸血鬼时眼神充满崇拜,所有人都是如此。

    



    似乎卡查尔城主这个称呼在这里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没有任何人敢对他不敬,而且这种尊敬不是强制的,而是每个人发自内心的尊敬和崇拜。

    



    这才是最恐怖的事。

    



    从今天来到破晓之城后,瓦伦发现他自己三观念在快速崩塌。

    



    这座吸血鬼统治的城市太不一样了,似乎这里有一种强烈的魔力,让这座城市部分种族,不分善恶的融合在一起。

    



    与此同时,他也对破晓之城提起了巨大的好奇。

    



    能被所有人如此崇拜的伊洛或者称之为卡查尔城主的吸血鬼到底是什么样存在呢?

    



    这座被命名为破晓之城的城市真正的面目又会是什么样呢?

    



    瓦伦从开始时的不屑,到现在被这座城市的一幕幕给勾起了巨大的好奇心。

    



    李德亲手建立的城市,又一次用它无法形容的吸引力证明了它的魅力。

    



    而这些居住、生活在此的居民们,在李德的无数次播种之后,开始成为这座城市同化外来人口最有力的助手。

    



    破晓之城,才刚刚开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