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不在乎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biquge775.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金薇兰放心不下,去库房盯着金景修在做什么,该不会是打着准备厚礼的旗号,往里面放一些蛇鼠之类的东西吧。

    金景修喜欢姜梦月,姜梦月被赶出侯府,他把所有原因归咎在姜宁头上,还去侯府闹过事。

    如果是他的话,还真的能放蛇鼠之类的东西吓唬姜宁。

    金薇兰内心不安,赶忙过去盯着。

    没想到的是金景修真的在准备厚礼。

    他挠挠头,十分纠结,不知道该送些什么,不知道姜宁小姐喜欢什么。

    最后把所有珍稀的东西拿了出来,全部送过去,总有一个会是她喜欢的。

    金薇兰不敢置信,瞪大眼睛看他,这还是她的亲哥吗?怎么突然转了性子?

    金景修转过身,面对金薇兰道:“走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金薇兰久久说不出话来。

    两人乘上马车要去侯府的时候,金景修忽然想起来什么,连忙跳下来,急忙跑到房间里拿下了挂在墙上的鞭子。

    金薇兰看到后眉头一皱,“你拿鞭子做什么?”

    金景修没有说话,只是握紧鞭子,仿佛下定了决心。

    侯府。

    姜宁打着哈欠,精神不济。

    霜月在背后平静看着自家小姐,冷不丁问出一句,“小姐昨夜去哪里了?”

    姜宁的身形一僵,道:“就是随便走走。”

    霜月哦了一声,随便走走啊……随便走到大人的宅子里了。

    霜月感觉心情大好,原本看到小姐给四皇子医治,还以为是小姐看上四皇子了呢……现在看来,还是她家大人略胜一筹。

    姜宁夜里悄悄回来之后,辗转反侧一夜未睡,在担心去河州的事情。

    明知道去河州的路上会出现山体崩塌,楚云离定了铁心要去。

    到底何时会崩塌……如果能知道具体日子的话,就能够避开了。

    但前世的事情她只是略有所闻,并不知道详细的经过,当事情传的广泛皆知的时候,已经过了大半月了。

    姜宁皱紧了眉头。

    就在这时,春兰急匆匆走过来禀报,“小姐,金少爷和金小姐来了。”

    “薇兰?”姜宁回过神,抬起脸。

    她换了一身衣服,去花厅见客。

    金薇兰看到姜宁,立刻走过去,握住了她的手,“阿宁,上次的事情真的是多谢你了,要不是你出手相救,我哥怕是没命了。”

    “上次街道太过嘈杂,没能好好表示谢意,今日特地来登门道谢的。”

    姜宁摇了摇头,“只不过是顺手救的而已,无需道谢。”

    “这怎么可以!”金薇兰转过脸,看向金景修,挤眉弄眼半威胁示意让他这个正主来道谢。

    金景修愣站在原地,看到姜宁后,他手无足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紧张到不行。

    最后憋闷出一句,“多谢。”

    金薇兰气得跺脚,这是道谢吗?阿宁可是救了他的命,道谢这么敷衍!

    金景修内心纠结了许久,鼓起勇气开口:“我准备了厚礼,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全部准备了……”

    “谢谢你救了我……”话语说到最后微不可闻。

    姜宁看到了一箱箱东西,从宝石首饰到上等布匹,应有尽有,还看到了玲珑琉璃盏,这是把金家的库房都给搬来了啊。

    姜宁的目光只是扫过,随后看向金薇兰,“真的不必送些礼。”

    “可是……”金薇兰想说些什么。

    姜宁道:“如果真的想道谢的话,等下次请我去鼎丰楼。”

    金薇兰点点头,“那好吧。”

    她知晓阿宁的性子,阿宁并不看重这些身外之物,再说了,以阿宁的头脑想做生意还不简单,这些想要的话都能买到。

    “我下次请你去鼎丰楼,你可千万别客气!”

    两个女子相视一笑。

    一旁的金景修心止不住的下沉,姜宁不肯收下他的厚礼,是不是心中还有气,毕竟他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

    从踏进花厅到现在,姜宁只看了他一眼,就移开了目光,态度冰冷。

    金景修从旁边的箱子里拿出了鞭子。

    金薇兰注意到后,连忙把姜宁护在身后,“哥,你想做什么?”

    难道又要闹事?!

    姜宁微微蹙眉,看向金景修,不久前他就来侯府闹过事。

    “我……”

    金景修握紧了鞭子,抬起脸,看向金薇兰身后的姜宁,道:“姜小姐,上次闹事的事情,我知错了。”

    “上次差点伤到你……你若是心里有气的话,就打我吧!打到你气消为止!”

    说完,双手把鞭子端到姜宁面前。

    金薇兰愣住。

    金景修的脸色认真,他今日是抱着决心来的,只要能让姜宁解气,能够原谅他的话,让他做什么都行。

    他苦恼了整整一夜,心里扎了一根刺一样,只要一想到自己做的那些混账事,就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姜宁脸色平静,没有波澜。

    金景修为了姜梦月出头,来找她麻烦的事情,她根本没放在心里。

    前世经历了数次,她已经见怪不怪了。

    再说了,如今她只当他是过路人,一个陌生人,怎么可能左右到她的心境呢。

    她救了金景修一命,如果不收下谢礼的话,这桩事就无法了结。

    她淡淡开口:“你想要回报救命之恩?”

    金景修一愣,点了点头。

    姜宁道:“那么把你手上的鞭子当成谢礼吧。”

    恰巧霜月很中意这根鞭子,收下这根鞭子当谢礼会比较好。

    金景修的内心五味陈杂,止不住的下沉,姜宁选择鞭子当谢礼,在他看来只是在敷衍他,不想跟他产生牵扯而已。

    他把鞭子双手奉上。

    姜宁拿过鞭子,上上下下打量,感到满意,这根鞭子确实是好鞭子,用起来很顺手。

    “好了,这下子就两清了,你无需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金景修听到后,心里有些苦涩。

    另一处,姜梦月等了许久,都没有见到金景修来。

    她紧皱眉头,喊来丫鬟,“让你去送信,你送去了吗?”

    丫鬟点点头,“奴婢一大早就去金家,把信送过去了。”丫鬟看着姑娘的脸色,小心问道:“要不然奴婢去打听一下?”

    姜梦月感到心里烦躁,她放低身段给金景修送信,金景修竟然不立马赶过来,真是给的他脸。

    冷哼了一声,“去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quge775.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