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百一十五章 凉秋神女

    

    小鲤鱼说完,转头看向白眉。

    白眉深深地看了方羽一眼,尤其注意他手中的那块白金令牌。

    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抬起左掌。

    “噌!”

    一道强烈的白光闪烁,将小鲤鱼和白眉的身躯一同笼罩在内。

    空间之力轰然散发出来。

    “咻!!”

    小鲤鱼与白眉就这么消失在大殿之内。

    “真的离开了……”

    碧万抬起头,偷偷看向前方。

    小鲤鱼和白眉的气息已经消失不见。现在,站在面前的是方羽和寒妙依。

    这二者的身份,最多也就是小鲤鱼的随从。

    而后方的碧寒天知道得更加具体,他很清楚方羽和寒妙依是小鲤鱼在凌氏拍卖行内才认识的。

    也就是说,方羽和寒妙依哪怕看起来与小鲤鱼关系不错,也绝对与小鲤鱼的出身毫无关系。

    如此一来,确实可以松一口气了。

    莫天路与莫闲对视一眼,眼中显露出异色。

    他们的心思也是一样的。

    小鲤鱼背后的势力,能够轻松把他们武州的四大势力轻松灭掉,这就是惶恐的根源所在。

    现在小鲤鱼本尊离开了,他们只需要想办法应付面前这个皮肤黝黑的随从,就能解决掉所有的后续问题。

    要如何应付这名随从?

    办法太多了。

    只要最终能让小鲤鱼不追究此事,那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

    方羽默默观察着跪在面前这些修士的脸色,眼神微动,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

    他能大概猜出这些家伙的想法。

    小鲤鱼一走,什么牛马蛇神都要冒头了。

    “哥哥,她怎么突然走了呀!?”

    寒妙依跑到方羽的身旁,高兴到语调都情不自禁地变高了不少。

    “刚没听到她说么?好像是家里有事。”方羽答道。

    “哈哈……”寒妙依忍不住笑出声来。

    她本来就巴不得离开这小鲤鱼的身旁,没想到心想事成,小鲤鱼主动走了。

    接下来,方羽又该她独享啦!

    “好了,各位,刚才小鲤鱼说的,想必你们也听到了,接下来就由我代替来处理你们几家的事情,希望各位能好好配合,争取早日收工……”方羽开口道。

    “请问怎么称呼您?”莫天路看着方羽,问道。

    “我叫道羽,你们也可以称呼我为黑爷。”方羽微笑道,“我跟小鲤鱼是青梅竹马的关系,所以你们看到我,就像看到她一样就对了。”

    “青梅竹马?”

    跪在后面的碧寒天,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不屑的冷笑。

    他一开始就被碧扬任命负责小鲤鱼在武州的安保任务。

    因此,他知道小鲤鱼这一次出来游历,身边只带了白眉一个随从。

    至于方羽和寒妙依,则是在凌氏拍卖行那里才出现,并且跟在了小鲤鱼的身旁。

    当然,小鲤鱼表现出来的态度,就像跟方羽认识了很久一样。

    但就小鲤鱼那样的孩童性格而言,这样的表现也正常。

    只要离开一段时间,新鲜感过去了,与方羽这样的低等存在就形容陌路了。

    此刻,碧寒天的心境逐渐平静下来。

    之前的不安与恐惧,随着小鲤鱼的离开而消散。

    他甚至都不想继续跪着,而是想回到碧家与父亲碧扬好好商讨一下接下来怎么运作,让方羽把他们碧家的过错给抹干净,从而避免受罚。

    当然,方羽是具有一定能力的,这一点在之前使用幻术时就能表现出来。

    或许,就是因为方羽懂得这种高超的幻术,才会受到小鲤鱼的青睐?

    但若方羽就是懂得用幻术,那就很好对付了。

    碧寒天那细长的双眼眯了起来,大脑飞速运转,思考着对策。

    而莫天路父子,其实也不太相信方羽这个青梅竹马的说法。

    要与小鲤鱼这样的小公主成为青梅竹马,怎么也得有个相当的身份背景吧?

    可无论怎么看,方羽都没有那种出身高贵的气质。

    但不管如何,虽然现在可以稍微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得洗脱嫌疑。

    否则,方羽将结果上报到小鲤鱼那边,他们还是难逃一劫。

    “禀告城主,凉秋神女已到!”

    就在这时,大殿外传来宫傲的声音。

    “带她进来。”方羽说道。

    然而,宫傲在外面没有任何回应。

    “把神女带到这里吧。”莫天路开口道。

    “是!”

    这时,宫傲才回应。

    “哥哥,他们好像没把你放在眼里。”寒妙依小声说道。

    “很正常。”方羽答道,“你看他们现在跪着都感觉很不自在了,已经很想站起来了。”

    “那就偏让他们继续跪着。”寒妙依娇哼一声,说道,“要是敢反抗,那就动手!”

    “你错了,恰恰相反。”方羽说道。

    “各位都站起来吧,一直跪着也怪累的。”

    方羽开口道。

    此言一出,面前这些来自武州四大势力的掌权者立即起身。

    他们长舒一口气,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看这样子,好像已经没事了一样。

    “道羽……兄,我们碧家在此次事件中乃是受害者,还请你能够尽量为我们主持公道。”碧凌天双手抱拳,说道。

    “是的,我们只是遭受牵连,我们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发现碧万这个叛徒!”碧寒天咬牙道。

    “我们水镜城绝对没有参与到这件事当中,还请道羽兄弟相信我们。”莫天路也开口,“若你愿意为我们作证,日后你便是我们水镜城的朋友。”

    莫天路此刻也恢复了信心,变回了之前的水镜城城主。

    “别着急啊各位,”方羽挑眉道,“既然凉秋神女都到了,那就先看看她怎么说吧。”

    听闻此言,莫天路和莫闲对视一眼。

    碧凌天也与碧寒天对视一眼。

    只有碧万始终低着头。

    他心中很清楚,在这次事件里,碧家,水镜城,芙蓉门都可以想办法否认,撇清关系。

    只有他这个内鬼……是彻底没救了。

    哪怕小鲤鱼这边不追究他,碧家也不会放过他。

    因此,碧万的内心满是绝望。

    “嗖……”

    就在大殿内的众多修士心思各异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呼啸声。

    身形未到,香气先至。

    一阵淡淡的花香从大殿之外散发而来。

    很快,一位披着紫色绸缎,一身长裙的女修出现在眼前。

    她的头发盘起,脸上蒙着一层薄纱,隐隐间能够窥探到里面的绝美面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