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百一十四章 离别时刻

    

    “我斥责她无理取闹,像你这样的身份,怎么可能连搜集情报这种小事都欺骗我呢?”方羽一脸怒意地说道,“不就是找个僧人吗?对你来说算什么难事?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哈哈哈……”小鲤鱼仰天大笑,高兴到小脚乱踢,说道,“好啦小黑,你不用一直提醒我帮你找那个僧人,我已经吩咐我手下去做啦,很快会有结果的。”

    “看到没有,这就是专业!”方羽转头看了寒妙依一眼,说道。

    寒妙依嘟着嘴,低着头,不理会方羽。

    “哎呀,兄妹闹别扭很正常啦,我也经常跟我……咳,莫天路,莫闲,你们两个还敢站着?”小鲤鱼话说到一半突然转变话题,看向侧边站着的莫家父子。

    莫天路和莫闲脸色一变,立即在大殿内跪下。

    碧万跪在另外一边。

    听到这话,碧寒天和碧凌天也自觉地在另外一边跪下。

    “碧万,我相信天理尚存!你如此污蔑我们,强行把我们水镜城拖下水,一定会遭报应!”莫天路咬着牙,怒视碧万,说道。

    “是你们把我拖下水!否则我不会沦落至此!现在我豁出去了!我要是死,你们谁也别想活!”碧万不甘示弱,歇斯底里地嘶吼道。

    “你,你完全就是失心疯!”莫闲也指着碧万,怒吼道。

    “别吵!”

    小鲤鱼一脸不耐烦地说道,“等凉秋到了,你们再开始对质!”

    一声令下,大殿内立即变得无比安静。

    莫家父子,碧万等都低下头,哪怕心中再愤怒,也不敢多言半句。

    时间慢慢过去。

    站在小鲤鱼身后的白眉,突然脸色一变,往腰间摸去。

    很快,他就摸出一块泛着淡淡光芒,半个巴掌大小的青铜令牌。

    白眉手握令牌,片刻后一双白眉竖了起来。

    他将令牌放下后,低下头,对小鲤鱼耳语。

    “什么嘛!”

    小鲤鱼反应比较激烈,一脸的不忿。

    但很快,她又冷静下来。

    小鲤鱼站起身,双手叉腰,扫视跪在面前的这群修士。

    要是被外界修士看到这一幕,一定会震惊到眼珠子都掉下来。

    跪在这大殿上的……全是武州的顶层存在!

    水镜城的城主和少主,碧家的两代世子,外加最受信任的次子……

    很快,芙蓉门的神女也会到场!

    就这里的修士,每一个出去跺一跺脚,都能引起武州的轰动!

    可在小鲤鱼面前,他们却连头都不敢抬!

    方羽看着小鲤鱼的动作,微微皱眉。

    这时,小鲤鱼也转头看向他。

    “小黑,你过来一下,我跟你说点事情。”小鲤鱼说道。

    方羽走上前去。

    “小黑,我刚收到一个紧急的消息,需要跟白眉暂时离开一下。”小鲤鱼给方羽传音道,“所以,这里就交给你了。”

    “你要去哪里?”方羽皱眉问道。

    他还没得到任何情报,这小鲤鱼要是一去不回,他不是白费了这么多时间?

    “嗯……家事!有点事情需要我亲自过去处理。”小鲤鱼咬了咬牙,抬起手掌。

    她的手掌上光芒一闪,出现了一块白金令牌。

    “这令牌给你,你随时可以联系到我,这可是我专属的令牌哟,本来是不可以给你的,但我就为你破例一次啦。”小鲤鱼说道。

    方羽接过令牌,能够感受到内部蕴含的滔天气息,以及令牌本身的重量感。

    “你要好好保管哦,要是不见了,那就不是我找你算账了,是我家里长辈找我算账,我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你啦。”小鲤鱼提醒道。

    “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就这么交给我?”方羽疑惑道,“我们认识也没多久。”

    “我相信你,小黑,我知道你对我有很多疑虑,其实我一开始也确实是无聊,想找你解解闷……但你真的很有意思,所以我现在真的把你当朋友,你别怀疑我嘛。”小鲤鱼说道,“这块令牌就是我对你的信任,我们作为朋友的定情信物!”

    “你说得好像生离死别一样,你不是很快就回来吗?”方羽说道。

    “唉,也说不准,万一我被抓回家里,那就没这么快能回来了。”小鲤鱼叹了口气,说道,“但不管怎样,我答应了会帮你找到英俊僧人的情报,一定会做到。要是我短时间没法回来,我就通过令牌把线索给你。”

    “那这里的事情呢?”方羽问道。

    “刚才说了呀,交给你处理,你想怎么做都行。”小鲤鱼把手搭在方羽的肩膀上,说道,“这令牌在你手里,你就能一定程度代表我了,但武州内能看出这令牌的也不多,但未来你要是离开了武州,到了大元州什么的,就会有很多修士能认出来。不过,在武州内也不需要这令牌来证明你的身份了,待会儿我离开前,会声明你的身份。”

    “对了,小黑,你别有事没事就掏出那块令牌哦,万一被我家里知道令牌在你手里,我就惨了……”

    小鲤鱼与方羽现在就想好兄弟一样,勾肩搭背。

    一旁的白眉看到小鲤鱼把那块令牌交给方羽,脸色一变,本想开口,但最终没有说话。

    至于远处的寒妙依,此刻气得胸口都要炸裂。

    “过分!他们越来越过分了,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寒妙依心中狂怒。

    “好啦小黑,我真要走了,希望我不会被抓回去吧,这样我们很快就能再见面了。”小鲤鱼不舍地说道。

    “没事,万一你真回不来,我会给你烧香……”方羽说道。

    “呸呸呸!小黑你能不能正经一点,现在可是严肃的离别时刻!”小鲤鱼气鼓鼓地说道。

    说完这番话后,小鲤鱼转过身,看着面前这群修士。

    “本小姐有事要亲自去处理,现在就留下小黑代替我来继续调查此次刺杀事件,你们面对小黑,就像面对我一样,他有任何要求……你们若敢拒绝执行,我一定会追究到底!”小鲤鱼寒声道。

    “是!是!”

    大殿内跪着的一众修士连声答道。

    听说小鲤鱼要暂时离开,他们皆暗自松了一口气。

    虽说留下了一个什么小黑来代替她,但毕竟只是个随从,他们要应付起来轻松多了,再没先前这么大的压力!

    “那我就走了。”小鲤鱼对方羽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