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百一十一章 叫我黑爷

    

    “否则,就是对碧家的不负责任。”

    “这也是我最后把家主之位传给你的原因,但你……还是让我失望了。反而碧万能够做出背叛碧家的行为,倒是显现出他的心足够狠绝……这是你所欠缺的品质。”

    碧扬没有说话。

    “唉……事情已经发生,我不想再追究过往。”碧江又叹了一口气,说道,“还是专注于眼前吧。”

    碧扬这才抬起头来,说道:“父亲,此事还有扭转的可能性吗?小公主很生气,看样子这件事她是一定会捅上去的……”

    “我们碧家本无意得罪小公主和她背后的势力,但事到如今,不想得罪……也已经得罪了。”碧江语气沉重地说道,“但由于碧万的暴露,芙蓉门与水镜城的做法显然会更让小公主生气。”

    “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很简单,把万里书院也牵扯进来。”

    “若四大势力都被小公主踩一脚,那我们至少还能保持原先平衡的格局。”

    “绝不能让万里书院坐收渔翁之利。”

    显然,碧江虽然在一直在闭关,但对于今日发生的情况却了如指掌,这说明他从来就没有放下过碧家。

    听了父亲的话,碧扬原先慌乱不已的内心,总算是平静了一些。

    “父亲,具体要怎么做?”碧扬问道。

    “只能借鉴芙蓉门和水镜城的做法了。”碧江答道。

    ……

    水镜城,位于武州的中心地带,与碧家分别处于东西两侧。

    而芙蓉门与万里书院,则是一个在北,一个在南。

    武州四大势力,分别位于四个方位,相对而立,形成极为坚固的格局。

    在武州内,谁也不敢得罪四大势力。

    但此时此刻,一台外表华丽的战车,却在空中急速飞驰,朝着水镜城的方向冲去。

    水镜城,从远处望去,确实就像是屹立于水面之上的一座巨大的城池。

    水面如镜,倒映出整座城池的轮廓。

    “嗖嗖嗖……”

    战车已经靠近水镜城的城门,却仍然没有停下的意思。

    按照水镜城的规矩,除了本城贵族以外,所有修士距离城外一百里的界线内,就不得御气飞行,更不能使用载具。

    违反规矩者,格杀勿论!

    然而,此刻小鲤鱼所在的战车却轻描淡写地冲过了百里的界线,直冲水镜城。

    “嗡嗡嗡!”

    水镜城设在外围的禁制已经响起警报声,各种法则之力铺天盖地而来,想要将这台无法无天的战车拦下。

    然而,战车本身笼罩着一层蓝芒,对于覆盖而来的法则之力视若无物,速度没有减慢半分。

    “这水镜城还真是霸道,离城池还这么远呢,就开始管控了,他们算个屁呀。”小鲤鱼一脸不爽地说道。

    “就是,他们连你都敢阻拦,等下就该罚重一点!”方羽说道,“就按之前谈好的赔偿,再翻个三倍吧,怎么样?”

    “嗯,我最讨厌这种嚣张的家伙,确实该罚重一点!”小鲤鱼点了点头,赞同道。

    “嗖嗖嗖!”

    战车越来越接近城门。

    但此刻,城门之前,已经聚集大量的守卫。

    这些守卫身披泛着金光的战甲,手中武器已经抬起,严阵以待,释放出阵阵肃杀之气。

    在这群守卫的前面,有一位骑着一头凶煞飞禽,戴着头盔的修士。

    他的面容冷峻,眼瞳之中闪烁着寒芒。

    水镜城门外的地面,看起来如同水面,但实际上却又是实实在在能够踩踏的实体地面。

    飞禽的翅膀扑腾着,悬浮于半空。

    而为首的修士,眼神中充满杀意。

    不是他们城内的贵族,却敢这么硬闯水镜城外的界线,等同于宣战!

    这种事情,之前从未发生过!

    作为守城统领,宫傲此刻满心都是杀意。

    这关系到水镜城在武州的威严,容不得亵渎!

    宫傲抓着手中的长戟,将其抬起。

    “嗡!”

    长戟爆发出滔天的气息,笼罩着一团强烈的仙力,蓄势待发!

    “他们好像已经准备要动手了。”方羽感受到了前方传来的气息,说道。

    “哼哼,看来是知道事情败露了。”小鲤鱼脸上没有一点惧色,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说道,“之前骂碧寒天骂了太久,后来又一直说话,好累哦。”

    说着,她那乌黑的眼珠子转了转,转头看向方羽,说道:“小黑,待会儿由你代替我发言吧?”

    “不好吧,让白眉兄代替你比较好。”方羽答道。

    “不行,白眉不会说话,也没你那么聪明!”小鲤鱼连连摇头,说道,“就得你来!”

    说着,她抓住方羽的手臂摇晃起来,撒娇道,“哎呀,黑哥你就帮帮我嘛。”

    后面的寒妙依看到这一幕,咬着红唇,拳头都握了起来。

    以前只有她能对方羽这么撒娇!

    这个小鲤鱼才认识多久啊,竟然就敢上手!

    “这是水镜城的城主,应该知道你是谁吧?”方羽想了想,问道。

    “肯定知道啊。”小鲤鱼答道。

    “那行吧,我可以代替你上去,但你之后敲诈得到的那笔赔偿,你得分我一半。”方羽说道。

    “一半?”小鲤鱼睁大眼睛,说道,“没想到小黑你不仅外表黑,内心也这么黑啊。”

    “我代替你上去说话是有风险的,我又没背景,万一被秋后算账,死得是我啊。”方羽挑眉道,“要点报酬很正常。”

    “……好吧,我答应你了,反正我对那些东西也不感兴趣。”小鲤鱼叹了口气,说道。

    ……

    “嗖嗖嗖……”

    战车很快来到水镜城大门前,停了下来。

    水镜城门前聚集着超过五千名精锐守卫。

    宫傲骑着那只飞禽,立于最前方的空中,眯着眼睛,抓着长戟,寒声问道:“谁敢擅闯我水镜城的警戒线!?”

    “嗖!”

    这时,战车的前方,一道光芒闪烁而起。

    光芒散去后,一道身影显露出来。

    宫傲和身后一众守卫,都紧紧盯着这道身影。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名衣着朴素,皮肤黝黑的年轻男修,出现在战车之前。

    这样的装束,还有微弱至极的气息,让宫傲与一众守卫都明显愣了一下。

    “你是谁?!”宫傲再次开口。

    方羽扫了宫傲一眼,又看了一眼他身后的众多守卫,开口道:“放尊重一点,叫我黑爷,我代表小鲤鱼……来要个说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