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百一十章 横扫武州

    

    “你们三家难道真的这么没脑子,愿意为万里书院做嫁衣?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劲呢?”

    说到这里,小鲤鱼一拍大腿。

    她猛地站起身来,指着碧万,说道:“根据我的推测,你这家伙在说谎!实际上跟你策划此事的只有万里书院!所谓的内鬼被发现,其实也是计划的一部分,因为只有你暴露了,你才能顺利将事情嫁祸给水镜城和芙蓉门!”

    “这样一来,我迁怒于碧家,水镜城,还有芙蓉门,只有万里书城得利!”

    “哈哈哈……被我猜中了吧,你没话说了吧!”

    小鲤鱼指着碧万,大笑起来。

    此刻,碧万呆呆地看着小鲤鱼,似乎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碧寒天和碧凌天自然也不敢说话。

    小鲤鱼看向白眉,又转头看向侧边的方羽和寒妙依。

    “你们……怎么不夸夸我呀?我这推测不是很有道理嘛?”小鲤鱼憨憨地问道。

    “你说的确实有道理,但按这种思路,万里书院的意图未免过于明显,是否存在一种可能性……就是幕后黑手确实是芙蓉门和水镜城,而他们猜到了你会发现万里书院无论成败都是得利者,从而怀疑万里书院,让真的没参与过这事的万里书院背锅呢?”方羽说道。

    听到这话,小鲤鱼表情僵住了。

    随后,她胡乱地抓头发,说道:“那,那到底是怎样的?!小黑,你说!”

    “这样推测是不会有结果的,找碧万去对质也没用,无论是芙蓉门还是水镜城,必然不会承认,只会说碧万在污蔑他们,拖他们下水。”方羽说道。

    “证据……对了,碧万,你有没有留下与芙蓉门或是水镜城交谈时的证据?!”小鲤鱼瞪着碧万,问道。

    “没,没有,我们交谈时都是保密的,什么都无法留下……”碧万答道。

    “你有屁用!”

    小鲤鱼气急败坏,猛地冲上前,一脚将碧万踹翻在地。

    “小黑,那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啊?!”小鲤鱼转头看向方羽,问道。

    白眉紧紧皱着眉。

    听了小鲤鱼的分析后,他觉得确实很有道理。

    可另外一方面,方羽的话也没有错。

    无论怎么解释,似乎都能解释得通。

    这样一来,还真不知道下一步该找谁了。

    “其实处理的办法很简单。”方羽干咳一声,说道。

    “黑哥,快告诉我怎么做!”小鲤鱼凑上前去,问道。

    “很简单,宁杀错,不放过。”方羽说道,“既然四大势力都有嫌疑,那就直接把武州四大势力都给横扫一遍。”

    “反正你背景深厚,谁也不敢动你,没必要受气。”

    “想不通,就不想了!”

    听到这番话,小鲤鱼愣了一下。

    原来这就是小黑的处理办法……

    “这样不好吧,我们还是要讲点道理的……”小鲤鱼说道。

    “拳头大就是硬道理,武州四大势力什么狗屁,他们自己的内斗胆敢牵扯到小鲤鱼你,就是他们的罪过,这是白眉兄说的啊。”方羽说道,“我只是复述一遍。”

    小鲤鱼呆呆地看了方羽数秒,点头道:“小黑你说的确实也有道理。”

    “把他们全怼一遍!”方羽再次喊起口号。

    “怼他们!”小鲤鱼迅速被感染了情绪,跟着喊道。

    侧方站着的碧寒天和碧凌天,此刻都呆呆地看着方羽。

    这个外形普通,皮肤黝黑的家伙到底是谁?

    为什么身份如此尊贵的小公主,却好像很听他的话!?

    “好了,那我们就按原计划去水镜城吧。”小鲤鱼重新坐回到位置上。

    这时,方羽又凑到小鲤鱼的耳边,低语了一段话。

    “小黑你好坏……我好喜欢啊。”小鲤鱼笑着拍了方羽一巴掌,说道。

    方羽笑了笑,站回到侧边。

    白眉盯着方羽,眼神冰冷,又带着一丝异样之色。

    “羽兄,你为何要让小鲤鱼这么做?”寒妙依传音问道。

    “其实不是我想让她这么做,是她本来就想这么做,我只是顺着她的意给出一个理由罢了。”方羽答道。

    “这是小鲤鱼的本意?”寒妙依语气有点惊讶。

    “嗯,今日小鲤鱼应该会去遍四大势力,到时候看看四大势力对她的态度是怎么样的,如此一来,也就能推断出小鲤鱼的背景有多强。”方羽说道。

    接下来的时间里,小鲤鱼摇着小脚,时不时跟方羽说笑。

    白眉则守着碧万,碧寒天还有碧凌天这三个碧家成员。

    至于寒妙依,其实她很无聊,但她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站在一旁,看着方羽和小鲤鱼谈笑。

    “哼,这个小鲤鱼太能演了。”

    寒妙依的内心有点不舒服。

    ……

    碧家深处,一座独立于湖中心的亭子内。

    碧扬来到此地,却未见到常年在此地闭关修炼的碧江。

    但他并没有刻意寻找,只是在亭前双膝跪下,额头贴在地面上。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弹,就这么跪伏在地。

    片刻后,亭子内传出一道叹息声。

    “你知不知道,你错在哪里?”

    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入耳中,却不见其身。

    碧扬仍跪伏在地,答道:“我应该早点发现兄……碧万的问题。”

    “不。”那道声音说道。

    “我……不应该把小公主邀请到家中,这就是给了其他势力可乘之机……”碧扬答道。

    “不对。”那道声音再次开口,“你最大的错误,是没有早点清除掉隐患。碧万的确是你的兄长,但他长期作为世子,对你突然夺走家主之位这件事,是不可能忘却的……你早该预料到这一点,将他处理干净。”

    听闻此言,碧扬说不出话来。

    因为,正与他交谈的……是他的父亲,也是前任家主,碧江!

    而碧江现在的意思很显然……是怪碧扬在成为家主之后,没有把碧万除掉!

    可碧万是碧扬的兄长,也是碧江的亲生儿子,还是嫡长子!

    因此,莫说碧扬对碧万还有感情,就算没有感情,碍于碧江的存在,他也不敢做得这么绝!

    但此刻,他的父亲却认为他没有弑兄……才是犯下的最大错误!

    “我曾经也很看好碧万,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认定他就是未来的家主。”碧江的声音再次传来,“但世道残酷,我必须选择最好的继承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