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百零九章 当面对质

    

    碧万不断地磕头,脑袋都敲得砰砰直响。

    他本就被小鲤鱼一脚踹成重伤,此刻更是满脸是血。

    但他就像不知道疼痛一般,磕头的声响越来越大。

    此刻,碧家一众成员都不敢作声,整个宗祠大堂一片死寂,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小鲤鱼也没说话,只是背着手,默默看着碧万磕头。

    这种时候,方羽更加不会开口说话了。

    反正也不关他事。

    “哥哥,这鲤鱼到底想做什么啊?”寒妙依给方羽传音问道,语气中有点不耐烦。

    方羽看了一眼小鲤鱼,微微眯眼。

    事实上,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小鲤鱼来到武州,难道真的只是过来闲逛么?还是带着某种意图?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事情已经牵扯到武州四大势力当中的三家了。

    碧家,水镜城,芙蓉门。

    要这么追究下去,武州四大势力中的三家都得遭殃。

    需要做到这种地步么?

    如果真的做到这种地步,那小鲤鱼的动机恐怕就没有这么单纯了。

    当然,方羽也不知道小鲤鱼会怎么选择,也并不是特别在意。

    假如真要动武州四大势力,那就赶紧把他们都给扫平,接下来好为他找到那名神秘僧人。

    要是能顺便找到姬星源或擎天尊,那就更好了。

    对于小鲤鱼的身份猜测,方羽其实也有想过。

    毕竟在妖界,他就曾经因为审判官的情报出卖而吃了不少的亏。

    如今到了蛮荒界,他自然有所防备。

    但就目前对小鲤鱼的接触,还有对蛮荒界的基本情况了解看来,小鲤鱼与圣院有所牵连的可能性并不高。

    “不管她想做什么,我们只需要在旁边看着就行了。”方羽说道。

    “哥哥,这鲤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她很会伪装!”寒妙依语气中充满敌意。

    “伪装?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方羽问道。

    “哼,我才不信她会这么天真烂漫呢!就这蛮荒界内的作风,加上她又出身高贵,怎么可能是这样的性格嘛?”寒妙依说道,“而且我一直在观察,发现她时不时眼神会变得很凶狠,我觉得……那才是她的真实面目。”

    寒妙依所说,方羽并不是没有想过。

    至于眼神中时不时的凶狠,他也察觉到了。

    小鲤鱼当然不可能像表现出来的那么单纯,但也未必就是坏人。

    “再观察观察吧,认识也还没多久。”方羽说道。

    “行了行了,你再磕头,地板都要被你磕得碎裂了。”小鲤鱼皱起眉头,说道,“接下来,你就跟我一起去水镜城还有芙蓉门当面对质吧。”

    “对,对质……”碧万猛地抬起头,双眼睁大。

    但随即,他又低下头去。

    他知道,这种事情是无法避免的。

    今日之后,他很难活下去。

    但他现在要是敢拒绝小鲤鱼的要求,那他即刻就要死去!

    “白眉,过去把他架起来,我们去水镜城。”小鲤鱼吩咐道。

    “是,小姐。”

    白眉立即朝着碧万走去。

    “好啦,小黑,现在带你去水镜城开开眼界。”小鲤鱼转过头,笑眯眯地对方羽说道。

    “没问题。”方羽答道。

    白眉把碧万架了起来。

    “对了,你们碧家再来两个代表吧。”小鲤鱼想了想,又说道,“就你们两个吧。”

    小鲤鱼指着碧寒天和碧凌天兄弟。

    “……是!”

    碧寒天和碧凌天哪敢怠慢,立即应声。

    “好了,准备好战车,我们出发。”小鲤鱼昂着头,也没再理会碧家那些成员,走了出去。

    方羽和寒妙依跟在后面,白眉架着碧万,也跟了上来。

    至于碧寒天和碧凌天兄弟,则是走在最后面。

    直到小鲤鱼一行走出了宗祠大堂,碧家那群成员才敢大口喘气。

    他们瘫坐在地上,脸色仍未恢复。

    因为,他们很清楚,出了这样的事情,碧家未来的日子……将会很难过!

    碧扬站起身来,扫视面前这群碧家成员。

    他的眼睛仍然发红,呼吸急促,情绪显然没有平复。

    被最信任的兄长背叛,这种感觉……实在太过憋屈,太过难受!

    要是没有发生这件事,碧家在可见的未来……必定踏上顶峰,成为武州第一势力!

    但现在,由于碧万的出卖,这条登顶之路就被拦腰斩断了。

    碧家不仅无法登顶,未来……恐怕还要坠落!

    “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啊啊啊……”

    碧扬在内心狂吼,脸皮都在抽搐,难以咽下那口气。

    “家主,我们……”一名成员开口,想要询问。

    但一接触到碧扬的眼神,他立即就缩回头去,不敢说话。

    “我要,去见父亲……”

    碧扬深吸一口气,说道。

    话语之间,他转头看向后方摆放着灵位牌的位置。

    他的父亲碧江,乃是碧家上任家主。

    在迈入玄仙大境后,便专心于修炼一途,不再掌管碧家的事务,将家主之位传给了碧扬。

    按道理,碧扬不该再拿这种家主事务去打扰碧江。

    但遇到这样的事情,碧扬没有别的选择。

    这是足以影响到整个碧家生死存亡的事情!

    他必须请求老家主碧江的帮助!

    碧扬说完,转身便离开了宗祠大堂。

    ……

    “水镜城,芙蓉门,胆子挺肥啊,想借本小姐来弄垮碧家……”

    坐在战车内,小鲤鱼翘着脚,一脸气愤地磨牙。

    碧寒天和碧凌天站在侧边,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

    至于碧万,则是跪在地上,身躯颤抖。

    白眉就站在他身边,将他牢牢控制住。

    “话说……这两大势力都联合起来了,你们怎么就没想到把万里书院也拖下水呢?不对啊。”小鲤鱼眨了眨眼,看着碧万,问道。

    “我……我听说他们尝试拉拢过万里书院……但,但万里书院没有参与的意思。”碧万颤声答道。

    “这就奇了怪了,万里书院不参与,那就等于你们三家争斗,只有这万里书院渔翁得利了。”小鲤鱼摸着下巴,皱着眉,说道,“你们要是成功,四大势力只剩下三家。要是失败,就像现在这样,三家一起遭殃。”

    “只要万里书院不参与到这件事当中,无论结果成败,它都是得利者。”

    “所以,但凡你们聪明一点,无论如何也该将万里书院拖下水……可你们却没有这么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